近日采花贼猖狂,在贼人未落网之前,我劝沈小姐还是少出门吧。身后的萧承胤幽幽道。听到说话声的宋渊冒出来,不知从何时起,宋渊对我的称呼从沈小姐变成了卿卿,

"  我重生了,重生成了县令秘书。  冤家路窄,县令还是前世的前夫,  但没有办法,为了查出上辈子害的我家破人亡的神秘组织,不得不豁出去,死乞白赖待在他身边。  画风突变,县令缠上我了怎么办?"

点击阅读全文

p>想到这儿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贵人圈子太乱,我只想逃离。

萧承胤来县衙后宋渊倒是没什么改变,后背上的伤口已经在逐渐愈合,不知是不是老天感应,宋渊刚好一点,衙门就有人来报案,说近日农户家姑娘失踪,短短两天,已经失踪了六个姑娘了。

采花贼?

话本里这类故事很常见,最后凶手往往都是最意想不到的那个,

对宋渊来说,查个采花贼并非难事。

我坐在池塘边喂鱼,数着日子期待三哥的那个友人来接我回京城,

有些事,夜长梦多经不起太多等待。

萧承胤是二皇子的事衙门里很多人都不知道,他说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的身份,对于他别人问起我只说是宋渊的友人。

萧承胤确实整日围在宋渊身边,探头探脑的,对什么都好奇,有时候还会和宋渊说好话,撒娇想吃宋渊做的饭。

我看得一阵恶心,感觉手里的点心都腻得慌。

萧承胤给人的感觉就是个没心没肺的潇洒皇子,对什么都随便,没有身份架子,能屈能伸,甚至能求上宋渊,只为一口吃的。

没眼看,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干翻圣上跟太子,自己登基的。

手里的鱼食还没喂完,云舒就端着两件新衣裳过来,颜色靓丽,上乘的云绫锦。

“小姐,今日天气不错,咱们出去逛逛吧。”

谭县阴雨绵绵好几天,今日终于放晴了。

云舒像个藏食的小松鼠,总是能变着法的给我拿出好东西来。

明日是端午,今日应该上街买点东西做准备的。

“沈小姐要出门?”

身后的萧承胤幽幽道。

“有这个打算。”我点点头,

“近日采花贼猖狂,在贼人未落网之前,我劝沈小姐还是少出门吧。”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阳光,

“我就出去一个时辰,去透透气,街上人这么多,采花贼不会这么胆大的。”

“卿卿要出去吗?我送你个东西。”

听到说话声的宋渊冒出来,不知从何时起,宋渊对我的称呼从沈小姐变成了卿卿,

这明明是我上辈子梦寐以求的事,怎么现在这么没感觉呢?

愣神之际,宋渊往我腰带上挂了个荷包,里面装着我不懂的草药,闻着香香的,

“宋大人还会这个?”

萧承胤扬声道,宋渊并未回答萧承胤,我也带着云舒从另一边回房间换衣裳,》》》继续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