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摇摇头,将一张名片递过来。我轻轻抹了眼泪,对着那块碑轻诉思念,却忍不住哽咽起来。他儿子长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

我的邻居有脸盲症,他总把我认成他女朋友。起初,我以为他只是单纯有病。直到后来,再一次拥住我,喊我姐姐。「姐姐,这种低级谎话你也信……」我一把扯住他的领带:「彼此彼此。」

点击阅读全文

事瞒着我?”

他有些委屈:“我没有瞒着,是姐姐你不关心我。”

祁青川告诉我,他早就认识我了。

三年前,妈妈还没诊断出病情时,我们刚搬来这里。

在楼下面馆时,有个青涩的少年站在收银处不知所措,而我帮他把账结了。

他追我到公交站,说是要留个联系方式,方便还我钱。

结果我和他说了个假名和假联系方式。

难怪他女朋友叫阿玉,原来那是我给的假名。

我有些心虚的摸摸鼻子:“这样你就喜欢我了?”

他摇摇头,将一张名片递过来。

这是我以前客户的名片。

祁楚。

我记得他,当时他得知我的学历后,高价让我去辅导他儿子。

他儿子长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

祁青川看着我低头沉思,低低的笑着。

“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我宣布,这个世界离开了小狗转不了。

19.

三年后,我站在方形花丛前。

祁青川捧着一束百合,轻轻放在墓碑前。

他揽着我的肩,一脸凝重庄严。

我轻轻抹了眼泪,对着那块碑轻诉思念,却忍不住哽咽起来。

“妈妈,我现在过得很好,你放心。”

自那天后,妈妈的病情渐渐好转,但渐冻症极难治疗,只能吊着命。

看着那些管子插在妈妈身体各处,她痛苦的流着泪,让我放下她。

我亲手签下病危通知书。

那段崩溃的时日是祁青川陪我走出来的。

而陆览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消失。

我和祁青川在今年领证。

很快我就怀上了孩子。

祁青川轻抚上我的小腹,低头亲了亲我,眼里满是坚定深情。

“以后我就是你的避风港。”

全文完。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