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对方低三下四的一再道歉,他还是咄咄逼人。视线模糊前,一双有力的手扶起了我。原来,曾经那么喜欢的人,如今也烂了。

我的邻居有脸盲症,他总把我认成他女朋友。起初,我以为他只是单纯有病。直到后来,再一次拥住我,喊我姐姐。「姐姐,这种低级谎话你也信……」我一把扯住他的领带:「彼此彼此。」

点击阅读全文

轻语,找了条好狗啊?”

被他抓住时,我本能的抬脚踹上他。

顿时他龇牙咧嘴的蹲在地上,狠狠瞪我。

“和我在一起,过富太太的生活,多少女人羡慕不来,你还有什么不知足?”

他如今可怖的模样与他平日光鲜的外表简直判若两人。

看着面前人丑恶的嘴脸,我的内心毫无波澜。

原来,曾经那么喜欢的人,如今也烂了。

或许不是突然间的,而是我才发现。

只要涉及到利益,两个人无论多相爱都会撕破平和的面具,反目成仇。

但其实这一切也有迹可循。

大学期间,他一向优越,自恃清高。

慕强的心理让我不由多关注他。

每年他都稳稳评优、奖学金拿到手软,但这也让他看不起别人。

一次约会时,环卫工人不小心扫到他的新鞋,便惹的他一阵不快,踩着扫帚一副高傲姿态。

“你这种人我见多了,看不惯别人比你好就试图毁掉。”

即便对方低三下四的一再道歉,他还是咄咄逼人。

甚至在商场买了双新的,将刚才那双丢在人家面前,像上位者对蝼蚁的施舍。

“被你碰过的垃圾,送你了。”

但当时恋爱脑的我哪会在意这种事情。

想到这里,我又是一阵恶心。

15.

就在这时,陆览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他瞥了我一眼,看到电话上闪烁的名字时,他的神色变了变。

“小陆,那个文件需要加急,三个小时内我要看到方案。”

合着是甲方来催了,我冷笑。

这个合作对陆览来说很重要,我前段时间听他提过,公司最近面临资金问题,若是成功就可以将公司周转回来。

果不其然,陆览烦躁的啧了一声,抓了抓头发又抬脚踹向床脚。

“草,这女人莫名其妙发什么神经!”

他像是突然想起我来,指着我咬牙切齿的警告。

“今晚先放过你,沈轻语,别忘了你妈妈。”

随着一声重重的关门声,我双腿发软,瘫坐在地。

视线模糊前,一双有力的手扶起了我。

我看着满头大汗的祁青川,分明是三十几度的热天,他的手却异常冰凉。

他冲到我面前,紧紧的将我抱在怀里。

“太好了,你没事。”

顺着我疑惑的目光,他叹了口气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