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然后下一秒,我的脸蛋一凉,好嘛,用来掩饰的面纱也被摘掉了。我才刚转身的功夫,就感觉我命运的后脖颈被一只大手抓住了。

为了保住我便宜老爹的皇位,我潜入了功高盖主的摄政王的府邸,成了他的...奴婢。我一心想着鲨掉他,为民除害,可我没想到,萧衍这厮竟然对我说:“秋秋,可否愿意嫁我?”我:“???”淦!想用美男计诱惑我?

点击阅读全文

上跟上。

我倒是想看看,他的同党究竟是谁!

跟着他的马蹄印,我很快就找到了他,我暗搓搓的跟在后面,没想到,才跟了小半段路,刚刚绕进一段林间小路,就看见了一大群人。

不,准确的说。

是一群带着黑色面纱,一声黑色劲装,看起来,就很像是....

刺客。

我心中大喜,太好了,总算是有人替我除了这狗贼!

不过...

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怀里,怎么还抱着一个小孩儿?

我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就看见旁边老树下还坐着一个妇人。

啊咧?

不是刺客,是抢孩子的贼人啊!

贼人的身手极好,我眼看着他被两个人围攻,竟然有个黑衣男想从后面给他来一刀!

这一刀,不说丧命,半条命肯定得丢。

虽然他长得很俊,比我之前见过的任何男子都俊,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他毕竟是逆臣贼子。

他得死!

我咬了咬牙,转身走了。

走了两步我也戴上了面纱,拿上刀踏着旁边的石头一个使劲跃到他身后,一把打开了那黑衣男人的刀。

我可不是救他,我是救那个可怜的孩子。

我疯狂给自己洗脑。

他也很快反应过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心虚的移开视线,专心开始对付黑衣贼人。

等到贼人只剩下一两个,确保他和他的属下可以对付,我趁乱就准备溜了。

6

溜是没溜掉的。

我才刚转身的功夫,就感觉我命运的后脖颈被一只大手抓住了。

然后下一秒,我的脸蛋一凉,好嘛,用来掩饰的面纱也被摘掉了。

然后我听见他说:“秋秋,你...”

他欲言又止,但我用脚指头都能猜到,他的下半句话肯定就是你怎么在这里!

我脑子头一次转的飞快,然后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个转身抱住了他,一脸的后怕,“呜呜呜,王爷,人家好害怕,人家本来想着,出来买点东西,谁承想,迷了路,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

我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跳的极快的心跳,有点心虚的咽了咽口水。

这番说辞,他...应该能信的吧?

他半天没说话,似乎在考虑我说话的真假,我把头埋在他怀里,心里哇哇凉,这下暴露了。

这下肯定要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