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到什么时候?我问。但我还没来得及答复,后脑勺传来一阵疼痛,晕了过去。此时的他已经不见当初见面时的阳光开朗,反而面色阴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猎人以为自己在打猎,其实也早已成为了别人的猎物。

点击阅读全文

,是我的名字,我的生日作为密码。

律师解释道,“如果是廖先生的,被刷的钱,可以以夫妻共同财产的名义,起诉追回。如果是您个人的银行卡,可以看您想处理到什么程度。报警盗窃,刑事立案,也不是不可能。”

我握紧电话,最后这个方案,是我最初给老廖卡时,就想到的方案。

但我还没来得及答复,后脑勺传来一阵疼痛,晕了过去。

10

醒来时,竟然是张超坐在我对面,千默生的那位同事,兼过去的大学同学。

此时的他已经不见当初见面时的阳光开朗,反而面色阴沉。

我立刻猜到了他与肖倩的关系。

“绑架犯法。”我说。

张超摇摇头,“我不用你要挟任何人获得任何利益,我只是想跟你一起坐坐而已。”

“坐到什么时候?”我问。

张超看了一眼铁门,“坐到他们两个人能结婚。”

“你既然爱肖倩,你放任她跟别的男人结婚,你这叫什么爱?”

张超苦笑,坐着点燃一根烟。

“我和肖倩是从同一个村出来的。她考哪里,我就考哪里,一直跟着她,做她的跟班。但是,她从来没有正眼瞧过我。她只爱比她强的男人。”

“千默生是肖倩一眼就看上的男人,她崇拜他,仰望他,恨不得做他肚子里的蛔虫。”张超的比喻有些低俗了。

“知道吗,肖倩为了千默生,能豁出去。这头跟别的有钱男人睡,那头就用得来的钱,去补贴千默生,补贴他的生活费,补贴他的研究费。就连我们现在的工作室,也都是她用谁来的钱,去租的。”

“她真特么贱,但我就看不得她委屈。”

“她说要去偷别人的研究成果,我知道这是犯罪,但是我还是默许了,我还帮她去放了把火,毁掉痕迹。”

“现在,千默生已经答应跟她结婚了。为了不节外生枝,我只能委屈你在这等一等了。”

张超说完这一切,烟蒂扔在地上,如释重负的吐了口烟圈,“等出去后,你想怎么处置,随便你。反正就算我坐牢,肖倩也不会多看我一眼。”

好在,张超也没对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虽然在这间破败的屋子里生活了几天,不见天日,但是也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没有遭什么罪。

那天门被打开后,我知道,千默生与肖倩应该是结婚了。

张超一副蛮高兴的表情,把手机递给我,“好了,你可以报警了。”

我看着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