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都背叛了宗门,怎么还敢用我们血魔宗的功法?离山大师兄长剑噌的一下就拔了出来,他欺身而上,凛冽的寒光映射到我的脸上。何方妖人,居然敢在我离宗放肆!

三年前,师父从山贼手里救回了小师妹。师父传她魔宗心法,要传她魔宗宗主之位。为了她甚至是心脉受损。但是她却手刃了师父,把师父的头颅送给了正道大师兄顾清寒。魔宗宗主的尸体被挂在城头三日。小师妹得意洋洋:“大师姐,师父是魔宗宗主,天下正道人士得而诛之!我如今弃暗投明,未来无可限量!你一个十三四岁的娃娃,又能奈我何?我叫你一声师姐,都给你面子了!你难道还敢与整个正道为敌吗?”我摇头。“一、小老头是你师父,他还不配当我师父。”“二、忘了告诉你,我是第一代魔宗宗主,按照辈分,你师父也要叫我一声太太师祖。”“三、我不是想与正道为敌,我只是要把你们都杀了!”

点击阅读全文

头识人不清,技不如人,死了也就死了,我本无话可说,但是我这人……护短!”

“三、我不是想与正道为敌,我只是要把你们都杀了!”

“忘了告诉你,我是第一代魔宗宗主,按照辈分,你师父也要叫我一声太太师祖。”

谁都没有想到我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人,会说出如此狂妄的话。

以至于他们都认为我发狂了,神志不清。

“魔宗妖女!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来离宗放肆!你师父已经死了,看在我们小师妹的份上,你自断手筋脚筋,我们饶你一命。”

离山大师兄长剑噌的一下就拔了出来,他欺身而上,凛冽的寒光映射到我的脸上。

我动也不动,单手屈指弹出,离山大师兄的剑就化为寸寸碎片。

碎刃倒射而飞,透过离山大师兄的周身,把离山大师兄的胸口打出无数个血窟窿。

扑通。

离山大师兄的身体摔落在地上。

“你这样的人,五百年前我杀了有几千个。”我冷漠扫了一眼这个无名氏。

阮落薇脸色大变,“大,大师兄!”

但是离山大师兄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阮落薇神情惶恐,撤下身上金黄色的披风,就要撒腿跑路。

我对着她的方向,伸出手指,凌空一点。

一股恐怖的威压就锁定住了她。

于是,天空血色弥漫,云层中央出现一柄血红色巨剑。

巨剑轻易的刺破了离宗的护山大阵!

转身间就来到了阮落薇的身前。

阮落薇双手凝结,一朵莲花在她胸口展开,正是血魔宗的防御功法。

“呵,都背叛了宗门,怎么还敢用我们血魔宗的功法?”

我摇摇头,心念一动,血色巨剑击中她胸口莲花。

阮落薇一口血喷出,身形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射而飞!

“何方妖人,居然敢在我离宗放肆!”

话落。

我身后,于虚空之中,传来一股可怕气息。

“偷偷摸摸的,给我出来!”

我回头拍出一掌,那人也是一掌拍出。

双掌交击,轰隆一声巨响!

巨大的威能扬起阵阵尘土。

我身形极速倒退,嘴角不由的流出几滴血。

“化血手印!你和甲子魔头叶孤鱼什么关系!”离宗宗主看着自己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