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人好没道理,难道你在路上被车撞了,你不怪车,反而怪自己不该走在路上?邢琳偷了我价值五十万的宝石戒指的视频。期间王鹏找她和好,邢琳还雇人打了他。

舍友利用我的照片网恋骗钱,导致我被她的网恋对象虐杀而亡。临死前我愤恨不已,很是不甘心。但再次睁眼时,我发现我回到了两个月前。“晚晚,我要去见我的网恋对象,你可以陪我去吗?”我冷笑一声,痛快答应。“好啊。”这一次,我不会放过这对狗男女。

点击阅读全文

>导员在我强硬的语气中气得直发抖。

他只能转头去找邢琳,可邢琳在网络带来的金钱诱惑中迷失了自己。

秉承着黑红也是红的原则,邢琳继续网络带货,甚至直接退了学并和其他网红炒起了cp。

期间王鹏找她和好,邢琳还雇人打了他。

从王鹏跟我这个“中介大哥”的聊天中,我知道他已经忍到了极限。

10

邢琳现在已经到了最得意的时候。

我放出了最后一个重磅炸弹。

邢琳偷了我价值五十万的宝石戒指的视频。

依旧是小熊视角,清楚地拍下了邢琳偷拿我戒指的视频。

证据确凿,我找律师把邢琳告上了法庭。

她终于害怕了,却仍在法庭上叫嚣着:“你怎么会把那么贵的戒指放在桌子上,你就是故意的!”

没错,我就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样。

我故作无辜地说:“你偷我东西,还怪我把东西放桌子上。”

“你这个人好没道理,难道你在路上被车撞了,你不怪车,反而怪自己不该走在路上?”

邢琳被我的话说得一愣。

因为这件案子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所以庭审采取了直播的方式。

弹幕不停地飘。

“这个宋晚晚还挺会比喻。”

“哈哈哈哈哈!”

“把邢琳都说愣了!”

最终邢琳因为涉嫌盗窃罪数额重大,被判处了十年有期徒刑。

她慌了,冲着我的方向跪下不停磕头:“你放过我吧,我错了,我不该偷你东西……”

“我不能坐牢,我可以把钱还你。”

我冷漠地看着面前这个被吓得满脸泪痕的女人:“我不要钱,我要你付出代价。”

而邢琳疯了似的跑了出去,想要逃脱法律的惩处。

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被王鹏一刀捅穿了脖子。

他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刀,把面前的女人扎得看不清面容,满脸鲜血的脸透着疯批狠厉:“为什么不接受我?我都为了你离婚,把所有的钱都给你了,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王鹏被来迟的警察压制住,眼睛赤红,不停地扭动:“是她活该!她活该!”

我看到这个场面,想起了自己被杀时的无助。

脚忍不住软了下去,脸被吓得面无血色。

宋宇洲连忙扶住了即将倒在地上的我,轻轻摩挲着我的后背,把我的脸捂进了他的胸膛:“不怕,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