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寝室的女生探出头来看我们这边发生了什么,却没有一个人要为邢琳出头。怎么还有这种人啊?太恶心了。8

舍友利用我的照片网恋骗钱,导致我被她的网恋对象虐杀而亡。临死前我愤恨不已,很是不甘心。但再次睁眼时,我发现我回到了两个月前。“晚晚,我要去见我的网恋对象,你可以陪我去吗?”我冷笑一声,痛快答应。“好啊。”这一次,我不会放过这对狗男女。

点击阅读全文

你!以后不准回来!”王雨欣指着趴在地上的邢琳,似是要把这段时间受的委屈全都喊出来。

我们一起把邢琳推了出去,她在门口疯狂拍门,嘴上污言秽语不断。

其他寝室的女生探出头来看我们这边发生了什么,却没有一个人要为邢琳出头。

邢琳骂了半天没人理她,只能去找宿管阿姨。

而等到宿管阿姨来到我们寝室的时候,邢琳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我们收拾好了。

阿姨没好气地对着邢琳说:“吵什么!这么晚骗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给你出气?”

说完转身就走,等到阿姨走了之后,我们又把邢琳赶了出去。

如此反复,邢琳受不了,只能搬出去住了一晚。

这是我们寝室睡得最清静的一个晚上,再也不用听邢琳用娇滴滴的声音跟其他男生暧昧了。

爽!

8

结果等到第二天,我们三个出门的时候。

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们。

结果打开手机的时候,发现邢琳把我们的事发在了表白墙上。

邢琳说我用她的照片网恋,导致她被恶心男纠缠,被处分,被迫失去保研资格。

更甚至联合另外两个舍友校园暴力她,大半夜把她赶出寝室。

配图扔了一地衣服的照片和处分报告。

瞬间一群正义感爆棚的大学生开始为邢琳打抱不平。

“怎么还有这种人啊?太恶心了。”

“用别人的照片网恋,这个宋晚晚室友多见不得人啊!”

“strong姐还要校园暴力,真搞笑!”

与这些评论哥哥不符的是一个网名叫“送粥”的。

“宋晚晚好看得很,根本不需要用别人照片网恋!”

我点进去一看,哦,原来是我男朋友。

没过一会儿,宋宇洲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晚晚,你没事吧,我相信你,肯定是那个人在诬陷你。”

我顿了顿:“你真的相信我吗?如果我真的是那样的人呢?”

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如果你是那样的人,我就陪你一起坏,不管是你的好还是坏,我都喜欢!”

这种表白还是第一次见,我以为他会规劝我改邪归正。

有这样一个不管对错,只顾着站在我身边的男朋友,还不错嘛!

我跟宋宇洲又腻歪了一会儿,在王雨欣她们打趣的眼光中挂了电话。

“晚晚,你说大家会不会都相信邢琳的话呀?”纪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