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去给你买。你等我。秦淮眼底始终是温柔缱绻的灼热。我这辈子都会对她视若珍宝,绝对不会弄丢她。等到我中场休息,就赶紧拿着手帕过来替我擦着脸上的汗,递上温热的水。

和陆慎远在一起的第六年,我准备向他求婚。却意外听到,他跟朋友说我是一双不合脚的鞋子,早就玩腻了。我心灰意冷,提出分手。后来,他和娱乐圈里的新晋小花打得火热。全网都在猜我会在第几天求复合。一个月后,我突然官宣订婚,对象是商业巨佬秦淮。陆慎远疯了,哭着求我原谅他。

点击阅读全文

薇,我已经错过了六年,余生我不想错过和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所以,就算帝殇开机了,他也寸步不离的在片场陪我。

等到我中场休息,就赶紧拿着手帕过来替我擦着脸上的汗,递上温热的水。

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我好像已经习惯了秦淮对我的好。

我有时候我还故意使着小性子,折腾秦淮:“我不想喝这个饮料,我想喝橙汁。”

“好,我去给你买。你等我。”秦淮眼底始终是温柔缱绻的灼热。

直到陆慎远拿着一个一人高的熊玩偶找来,片场的喧闹瞬间停滞。

我记得那个熊玩偶,是六年前,我和陆慎远刚在一起的时候,他送我的。

曾经是我珍藏的宝贝。

而我在分手后,打包邮寄给他了。

我没想过陆慎远会找过来,他身上的西装皱巴巴的,看起来不是很好。

但我的心很平静,再次见他,竟然升不起一点涟漪。

“薇薇,还记得这个玩偶吗?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你说你喜欢它,所以我买来送给你了。”

“薇薇,这个玩偶陪了你六年。只要你回来,我们就结婚,你想要的婚姻,你想要的安全感,我都给你。”

陆慎远一脸深情的望着我。

秦淮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他把我要的橙汁递给我,一手宣示主权般的环住我的腰,对陆慎远嗤笑道:“陆先生,我早就跟你说过,宝贝弄丢了就找不回来了。”

“薇薇给过你六年的机会,你都没有珍惜。”

“不过我要谢谢你不珍惜,才让我有机会得到世上最珍贵的宝贝。”

“我这辈子都会对她视若珍宝,绝对不会弄丢她。”

陆慎远双眼盯着秦淮环在我腰间的手,表情扭曲的吼道:“秦淮,你TM的趁人之危,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我忍不了陆慎远这么说秦淮,冷着脸道:“陆慎远,你到现在都没有明白,就算没有秦淮,我们两个也早就到头了。”

陆慎远一下子就慌了,红着眼道:“不是的,薇薇,我们没有结束。我知道你只是在闹脾气。你不高兴就打我骂我,只要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我垂下眼,淡漠的说道:“我们结束了,在你庆功宴上说我是不合脚的鞋的时候。我们就结束了,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

“还有,我和秦淮已经订婚了。”

我故意扬起手,露出手上闪闪发亮的对戒。

陆慎远猛地跪倒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