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远,这次是你做的太过分了,人的心伤透了也就死心了。你还是向前看吧。周宴清忍不住劝了一句。陆慎远气得直接挂了电话,手一划,彻底删了江时薇的号码。我说了,薇薇现在很累,没有力气接电话。秦淮轻柔的抚着江时薇汗湿的脸颊,眼中是万分的柔情。

和陆慎远在一起的第六年,我准备向他求婚。却意外听到,他跟朋友说我是一双不合脚的鞋子,早就玩腻了。我心灰意冷,提出分手。后来,他和娱乐圈里的新晋小花打得火热。全网都在猜我会在第几天求复合。一个月后,我突然官宣订婚,对象是商业巨佬秦淮。陆慎远疯了,哭着求我原谅他。

点击阅读全文

宴清。

周宴清苦笑道:“慎远,时薇她这次应该真的不会回头了。”

这绯闻其实他们早就看到了,只不过不想刺激陆慎远一直没告诉他而已。

“你闭嘴!”陆慎远根本就听不进去周宴清的话,抖着手拨通了江时薇的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久到陆慎远以为江时薇不会接的时候,电话被接通了。

陆慎远脸上狂喜一闪而过,说出口的话却是:“江时薇,你还知道接电话。你脾气闹够了吗?闹够了就赶紧回来。”

“陆先生,时薇现在没力气接电话。”

“秦淮?”陆慎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江时薇的手机为什么是秦淮接的电话?

秦淮低笑道:“是我。”

“江时薇呢,你赶紧叫她接电话。”陆慎远大吼了一声。

“我说了,薇薇现在很累,没有力气接电话。”秦淮轻柔的抚着江时薇汗湿的脸颊,眼中是万分的柔情。

沉默了片刻,陆慎远忽然嘲讽的一笑:“秦淮,我真没想到你这么不挑食,连我不要的破鞋都捡。”

他知道,这一定是江时薇故意刺激他的伎俩。

“你看不上的,对我而言却是最最珍贵的宝贝。陆先生,宝贝弄丢了可就找不回来了。”

陆慎远暴跳如雷:“秦淮你TM怎么这么贱,老子不要的你偏去捡,你就不怕消化不良!”

“陆先生还是顾好自己吧,再这么闹腾,废墟也有塌房的一天。”秦淮不疾不徐的嘲讽回去。

陆慎远气得直接挂了电话,手一划,彻底删了江时薇的号码。

江时薇,你明明知道我跟秦淮是死敌,还用他来刺激我!

“慎远,这次是你做的太过分了,人的心伤透了也就死心了。你还是向前看吧。”周宴清忍不住劝了一句。

陆慎远双眼猩红,猛地一拳砸在周宴清的鼻梁上:“不会说话就给老子闭嘴。老子没有错,没有错!”

12

我给自己放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假。

我倒是休息够了,经纪人的电话却是火急火燎的打了过来,给我下了最后通牒。

明天必须赶到公司。

我到了公司才知道我们经纪公司被收购了,难怪今天到的人这么齐。

众人看到我,都投来打量的目光。

毕竟和陆慎远分手后,我消失了有一个月之久。

我坐到一角,无视他人的目光,只是好奇收购我们公司的是哪位大佬。

》》》继续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