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我家隔壁的小姑娘,大冬天的也只有一双胶鞋,冻得浑身哆嗦,而我脚暖和得都出汗。对比她,我好像还是得到了一些爱。我以为他们多少会醒悟一点。

因为我不肯借钱给表弟出彩礼,他开车撞死了我。我的鲜血把车轮都染成了红色,脏器粘在地面,最后赶来的法医,只能用铲子收集我的身体。路人都在可怜我死得凄惨,我爸妈却给凶手写下了谅解书。再睁眼,我回到了二十五岁那年。

点击阅读全文

进了地窖里,差点被树枝戳瞎了眼睛。

我在地窖被关了一天,才被上山挖野菜的大娘发现。

小的时候我没有反抗能力,等长大了我才说出这件事,说我以后不去爷爷家拜年。

我爸拗不过我,只好同意。

他是知道我记恨这件事的。

只是好像无人在意。

我对着话筒轻声说,

“钱我给你,把户口本给我。”

他没有一丝犹豫,连声应好。

“爸爸就知道你是最孝顺的孩子!”

于是在按下挂断的前一秒,我又补充了一句。

“我没有爸爸了。”

……

我以为他们多少会醒悟一点。

然后我发现,的确是我想多了。

有时候我很恨他们,如果他们是对我坏到底,那我还可以心安理得地和他们断绝关系。

可他们也不是全然不理会我。

譬如冬天冷的时候,我打电话和我妈说我很冷,她还是会买了暖和的鞋子送来给我。

那时候我家隔壁的小姑娘,大冬天的也只有一双胶鞋,冻得浑身哆嗦,而我脚暖和得都出汗。

对比她,我好像还是得到了一些爱。

可是更多的时候,是他们不断地剐下我身上的血肉,然后喂食给别人。

妈妈说,那是她的妹妹,是她的亲人。

爸爸说,那是他的兄弟,和他血脉相连。

我也很想问一问,难道我不是你们的孩子吗?

说来好笑,离开老家之前,我还偷偷拿了他们的头发,去做亲子鉴定,得出的结果是我的确是亲生的。

我爸从我这里拿到了钱,我妈也想如法炮制,我只是淡淡回了一句,

“外婆早就死了,外公还好好活着,你想要多少钱?”

她讪讪地挂断了电话。

没有了我的帮助,他们四个人都为了一个谢世聪累死累活。

7

我妈出去给别人做清洁,我爸出去给别人站门卫,姨妈他们在谢世聪的学校找了个食堂的伙计,每天看顾着他。

朋友和我说,谢世聪最近和学校里一个女生打得火热,花了不少钱。

我心下了然,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上一世,他也是这样拿钱养着那个女孩子,因为有我的支援,他过得十分滋润,直到专科毕业谈婚论嫁,才在我面前暴露出他真正的嘴脸。

现在家里失去了我这个最大的经济来源,就他那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