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除夕,我心情好,就再给你舞一遍。爹爹说,我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孩子,我没理会杨柏辰,从衣柜里找出我最喜欢的红衣,穿上后提着软剑跟他说,你记得我们成亲那晚,我给你表演过的剑舞吗?

我死后第八年,杨柏辰一把火烧了自己的寝宫疯了一样大喊着要去地下陪我来赎他的罪。赎他听尽谗言狼心狗肺识人不清的罪。也对,我薛氏满门皆因他而死,他是应该到下面来好好请罪。

点击阅读全文

。”

杨柏辰诧异的看着我,眼中有星星点点的悔意。

我猜他应该是心有愧疚的,因为杨柏辰走过来想要抱住我。

可我实在是不想再和他有什么温情时刻了,“你别过来,你就站在那里,让我说完我要说的话。”

“还有这个,”我指着手腕处的红痕,接着开口继续说。

“你知道我用的最好的就是软剑了,可自那日为你挡剑后,这只手每每握剑不出两招就会发抖,我再也不是当年红衣一曲剑舞动京城的薛阿苑了。”

“我们薛家为你做了这么多,我的父亲因为你需要兵马迟迟未能派兵支援而战死塞北,我的大哥为你守宫门惨死在宫变那晚,我甚至没能见到他们的最后一面…”

“杨柏辰,我薛阿苑这一生从未后悔自己做过的每一个决定,但时至今日,我悔极了。”

“我后悔遇见你,我后悔当年答应帮你,我后悔后来所有的一切,如果可以,你放过我吧,杨柏辰,我不想跟你葬在一块了,等我死后,你把我葬回塞北吧。”

“塞北的风很冷,但我的父兄都葬在那里,杨柏辰,我想回家。”

外面下了大雪,杨柏辰怕我冷,扯了棉被抱紧我,温声哄着我,“阿苑,胡说什么呢,你怎么会死呢,我还没补偿你呢,我们以后好好的,我再也不做蠢事了,我们好好过日子。”

可我没有以后了,杨柏辰。

我没理会杨柏辰,从衣柜里找出我最喜欢的红衣,穿上后提着软剑跟他说,“你记得我们成亲那晚,我给你表演过的剑舞吗?”

“阿苑,我记得,我都记得。”

“今日是除夕,我心情好,就再给你舞一遍。”

说完,我提了软剑走到坤宁宫外空旷的地方,再一次舞了我最擅长的那支剑舞。

海棠听着动静起了床,看到雪里舞剑的我失声哭了出来。

今日的雪可真大,我再没舞过比今日更美的剑舞。

只是,这次,父兄再也不会像往日一样夸赞我了。

爹爹说,我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孩子,

爹爹说的真对,一舞终了,我看着天上的弯月喃喃道,“可是爹爹,这南墙太硬了,阿苑好疼,阿苑好疼啊。”

我倒在冰冷的雪地上,杨柏辰冲过来抱住我,转头冲海棠怒吼道,“怎么回事,皇后怎么了?宣御医,快宣御医啊…”

海棠一个劲的哭,什么也说不出来。

杨柏辰把脸凑过来贴上我冰冷的脸颊,试图温暖我。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