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我也想好好休息休息。就算绾绾对你的态度不好,也是因为龙子没了伤心所致,皇后,你贵为皇后,不仅不能体谅她,竟然还用这么狠毒的语气说她?

我死后第八年,杨柏辰一把火烧了自己的寝宫疯了一样大喊着要去地下陪我来赎他的罪。赎他听尽谗言狼心狗肺识人不清的罪。也对,我薛氏满门皆因他而死,他是应该到下面来好好请罪。

点击阅读全文

了,但因为雪地里受了凉我日后也绝不可能再有身孕。

我不顾任何人的阻拦在雪地里跪了一整夜,双手合十向神明许愿,苍天在上,这一生我薛阿苑不做谁的娘亲,我只要杨柏辰活下去。

想到这里,站在寒风中的我擦了把眼角落下的泪,继续往坤宁宫的方向走去。

泪水滚烫,烫的我心口生疼。

现在再回想起往昔,可真嘲讽啊。

我跟那人之间自始至终没有情,又何用什么莫须有的信物来纪念我们之间的相遇。

再往后种种,不过都是这场荒唐的延续。

我半生追逐,都是为了不值得的人罢了。

怪我痴心错付。

我悔不当初。

7

回坤宁宫后,我头疼烧了三天三夜。

醒过来后,太医叮嘱我一定好好休息,调整好自己的心情,说我心气郁结,导致这病来势汹汹,大有药石无医的迹象。

听到这话,我反而松了一口气,摆摆手让太医下去。

药石无医,这样也好,我也可以放过自己了。

我也想好好休息休息。

之后的好些日子,我都闭门不出,直到覃绾绾又来了坤宁宫。

她带了许多侍卫,上门就说我用了巫蛊之术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转头不明所以的看了眼海棠,海棠才压低声音小声告诉我,“听说今辰覃妃的孩子没了。”

我勾唇看着被杨柏辰宠的愈发跋扈的覃绾绾,笑着说,“你的孩子没了关本宫什么事?我薛阿苑想害谁没必要用什么巫蛊之术,直接一剑劈了不比什么都痛快。”

“这样阴毒的手段,覃绾绾,也只有你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人才能做得出来。”

我毫不掩饰自己对覃绾绾的嘲讽。

只是,话音刚落,杨柏辰到了。

他当着我的面把覃绾绾揽进自己的怀里,一本正经的斥责我。

“就算绾绾对你的态度不好,也是因为龙子没了伤心所致,皇后,你贵为皇后,不仅不能体谅她,竟然还用这么狠毒的语气说她?”

我无语的看着这个宠妾灭妻的皇上,他却好像看不懂我的眼神,又抱怨个不停。

“你在朕身边这么多年无所出,朕从不曾说过什么,但如今你用这种语气跟绾绾说话,皇后,你是嫉妒绾绾吧?”

嫉妒?我嫉妒覃绾绾?

我这么多年不能有孕,都是拜谁所赐,杨柏辰竟也配说这话!

我瞪着杨柏辰的眼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