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吹在脸上,落日红的发黄。他立马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盒子。姐姐,其实我一直把它带在身上,两年前,这个戒指就做好了。

那年他给了我一颗糖,我带他回了家,以为这辈子就认定了他。可他对我总是冷眼相待,甚至让我嫁给别人。婚礼前夕,我对他说:“明天只要你来抢婚,我就和你走。”他只是笑着看我,沉默不语。婚礼当天我才明白,我只不过是他计划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点击阅读全文

/p>

可理智拉回了我。

我避开他的眼神:“我想再考虑考虑。”

没错过他有些失落的表情,我的心随之一痛。

可他马上就转变心情,牵起我的手:“姐姐,你慢慢考虑,我们还有一辈子呢。”

周天,我独自去了海边。

海风吹在脸上,落日红的发黄。

橘黄色的光照在海面上,脸上,我好像理解了爸妈小时候追求的那种浪漫。

苏舟的电话打过来。

海风有些大,我没听清,给他发了定位。

他没到二十分钟就赶来了,气喘吁吁的抱着我哭。

“姐姐,我不逼你了,不结婚就不结婚,你别冲动。”

抱着我的胸膛有些颤抖,他真的是害怕狠了。

我觉得有些好笑,原来他觉得我是要跳海吗?

我拍着他的后背:“我来是想问问我爸妈要不要答应你呢。”

他的哭声停止:“那,叔叔阿姨怎么说呢?”

“他们说,求婚,连戒指鲜花钻戒单膝下跪都没有,怎么能答应呢。”

他立马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盒子。

里面是一个女士钻戒,他单膝跪在我面前。

“姐姐,其实我一直把它带在身上,两年前,这个戒指就做好了。”

“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这么多年,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

“我真的很害怕分离,认定你这个人我就不会对别人心动了。”

“姐姐,嫁给我好吗?”

我的眼泪早就止不住了,把手伸到他面前:“好。”

他哭着给我戴上戒指。

吻上我的唇,夹杂着我们苦涩的眼泪,喜极而泣。

我们,终于。

一吻毕,我娇喋的打趣:“你还欠我一束鲜花。”

他紧紧的抱着我:“好,买,买一车!”

17

苏舟番外:

我在孤儿院眼神呆滞的看着电视上的新闻。

恨意在我的心里埋下了根。

突然有一天,院长让我们同年龄的小孩站成一排。

就像以前一样,任人挑选。

我们这么大的小孩很少能被人领养。

所以院长那天极力推荐她喜欢的那几个小孩。

姐姐一眼都没看他们。

她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把手里攥了好久的糖递给了她。

她没有嫌弃我那个糖,打开包装纸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