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得知这个惊天八卦,纷纷对我妈跟姓丘的喊打喊杀。村民们本来沉浸在抓到恶熊的喜悦当中。我感觉恶心又有趣。

村子里闹出了熊吃人事件。村长警告夜晚不要出门。弟弟却不顾提醒出门喝花酒,回来引来巨熊攻入家中。为了救弟弟,我妈把我推向熊嘴。任我被撕成碎片。弟弟娶妻,妈妈美美抱孙,而我却躺在熊腹。我妈还庆幸幸好死的人是我。再醒来我又回了弟弟出门喝酒的那天。

点击阅读全文

为了呼吸,他们很快攀住棍壁。

可木棍只有一个,这个攀住另一个就没有了空间。

刚开始他们还会互相谦让,没过多久,在窒息的威胁下,彼此开始争抢木棍的使用权。

再好的“情人”“父子”“母子”,也都会为了一口空气互相谩骂争夺。

“你破坏了我给你爸的计划!还想抢我们的氧气!走开!不孝子!”

“我是不孝子,你是什么东西?我爸只姓严!我跟你们这对狗男女没关系!奸夫淫妇!”

“你……连自己亲爸都不认了!活该被熊咬!那天怎么不被熊咬死算了?狗东西!”

等他们好不容易分出个胜负,其中一个独占木棍,想要放松一阵时,我手一拽又将木棍抽走。

他们气的直骂爹,可命运由我掌控,只能忍辱负重的求爷爷告奶奶,求我把棍子还给他们。

逗了几个来回。

我感觉恶心又有趣。

像逗狗一样。

把棍子丢在了洞底。

“OK,挣扎吧,看你们谁能最终爬上来。”

“我可以奖励你们几个嘴巴子哦。”

7

我慢悠悠离开,充耳不闻他们背后的咒骂。

回去我就开始写大字报,等村长他们带着黑熊胜利而返时,哭诉着我妈跟丘康安的不伦之事。

我的证据丰富充分,包括我提前鉴定的我弟跟丘的亲子报告。

村民们本来沉浸在抓到恶熊的喜悦当中。

猛然得知这个惊天八卦,纷纷对我妈跟姓丘的喊打喊杀。

我妈他们一家三口好不容易从泥坑里爬出来,本来想哭诉我害他们,忽然得知他们的奸情暴露。

只好抱头鼠窜的躲在家中。

村民们早就对当初我爸的死充满怀疑,此刻得知我爸根本没有她说的心血管疾病,这下更怀疑。

齐聚我家门前,砸门扔烂菜叶。

叫我妈给说法。

“我说怎么感觉你这些年对潇潇苛刻,感情早就心属了其他人。”

“这房子还是老严的,你还敢带奸夫狗儿子住进来,死皮不要脸!”

“滚出来!你们一家三口全部磕头谢罪!不然饶不了你们!”

面对汹涌的讨伐,我妈自然不敢开门。

最后门被砸开,他们被绑了起来示众,还挨了一顿打。

晚上大伙举行篝火晚会,庆祝黑熊被捕获。

我心情难得高兴,喝了点酒,去铁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