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贺逸抬手刮过我的鼻梁,真是个小机灵鬼。呃……我男朋友。

我一个学渣,自从跟学神滚过床单之后,期末考试靠高分,考研一次上岸,研究项目有人投钱。这种粗壮的大腿,我当然是要死死抱紧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个秘密,我没有拿思宁的钱,我给她的账号其实是一个福利院的捐款账号。”

贺逸抬手刮过我的鼻梁,“真是个小机灵鬼。”

13

贺逸依然很忙,偌大的公司有许多事情需要他处理。

我没课的时候就去找他,有时候还帮他带个饭。

前台都对我十分熟悉了,直接放行。

贺逸收拾好饭盒走过来,顺势靠在我旁边的沙发上。

“跟谁发消息呢?”他看到了我的手机聊天界面。

严教授手上有个项目,因为资金问题,被迫暂停了。严教授不甘心,到处找人拉投资,师兄师姐们也很着急,这个项目大家都忙活了有半年了,要放弃大家都不愿意,大家伙儿都急得团团转。

我想起当时刚开学的时候,因为跟贺逸怄气,心里难受想找点事做,严教授本来没有想让我进这个研究组,但最后还是在我的死缠烂打下答应了。

这项目也有我的一点心血在呢。

贺逸听完之后扬了扬眉,“你跟严教授说一下,把项目资料发给我看一看吧。”

嗯?

我眼前一亮,双眼亮晶晶地看着贺逸,“你要投?”

“看过资料再说!”

师兄师姐们听到后都瞪大了眼,“哪个老板这么有钱啊,我祝他娶十个老婆。”

“呃……我男朋友。”

“……”

师兄:“那他只能娶一个老婆,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我们都让给他了。”

这马屁拍得实在是假。

一千万,贺逸最后投了。

庆功宴的时候,严教授专门把贺逸也请来了。

酒过三巡,严教授拍着贺逸的肩膀叹息,“我这个最得意的学生啊,当时跟我说要放弃读研,我真是痛心疾首,惋惜了好久。”

贺逸敬了严教授一杯,“我虽然没有来,但我把女朋友送来了不是?”

严教授点点头,“对!幸亏你这女朋友来了,不然我这项目哪里去要钱。”

贺逸:“……”

这么真实的吗?

师姐凑近我耳边,“当时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男孩子,就觉得他长的好看,气质又好,最主要是疼女朋友,肯定是个好男人。许师妹你眼光真好。”

“谢谢师姐。”

我敢打包票您当时肯定不是这么想的,那天晚上那么黑,您估计连贺逸长了几只眼睛都没看清。

贺逸成了院里的常客,编外人员,但是偶尔还能参与项目。<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