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视频里人性的恶,在灾难面前被无限放大。滋啦一声过后,监控画面彻底变黑。我妈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准备拿走我的手机发消息。

丧尸病毒爆发,屋外寒风呼啸,丧尸拍打着大门。而我早早准备好物资,和家人躺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综艺。

点击阅读全文

为了缓和沉重的气氛,我拿出两杯奶茶给父母,接着打开投影,在房间里放起了综艺。

压抑的时候只能看综艺来放松了。

政府在此时发布消息,“研究人员对于病毒的研究已取得很大进展,呼吁民众不要过度恐慌,减少外出。”

研究发现丧尸远比我们想象得对声音更敏锐,并且对血腥的味道非常敏感。

攻击脑袋是最有效彻底解决丧尸的唯一办法。

我拿出手机翻看几段视频。

有人闯进屋子,杀害屋主,抢夺物资;有人愿意出卖自己的身体换取食物……

求助视频里人性的恶,在灾难面前被无限放大。

6

今天,丧尸爆发已经有半个月了。

在这期间,姐姐来过电话,表示她那边很安全,已经在尽力研究疫苗了。

外面冰天雪地,而我抱着小熊,和父母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喝着奶茶,用投影追剧,过得好不快活。

丧尸肆虐都没有新剧可以刷,好寂寞啊!

突然,我听见楼下好像有丧尸的嘶吼声。

我关掉投影,向父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这时,接着物业的张大爷发来消息。

“林女士,我们知道您那里有很多物资,如果您愿意给我们一半物资的话,我们愿意派出武警支援您。”

“答应他吧,既然有武警了,说不定是准备组织救援了。”

我妈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准备拿走我的手机发消息。

幸好我反应快,胳膊往后一收。

“不行!”

我和老爸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阳台上打开的监控。

果然,监控画面里人头攒动,

黑色的画面一闪一闪,突然,一张血迹模糊的脸贴到了监控镜头上。

“滋啦”一声过后,监控画面彻底变黑。

下一刻,我家的门口传来“砰砰”的砸门声。

那声音越来越响。

即使不用望远镜,我也知道周围楼里的人都在关注着我们这一片。

我开始担心单元楼大门撑不住这么多丧尸的猛烈拍打。

随后,家里陷入了沉寂。

“你们父女俩要急死人吗,有啥直接说出来啊!”

老爸沉思片刻,“近两周都没有警车声,哪来的武警。之前准备物资,只尽量避开了业主,但是没避开电梯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