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张了张嘴。他走到床边,盯着我,一改之前笑眯眯的模样,阴恻恻地看着我。等时间长了吧?男人语气温柔。

为了完成毕业论文,我进了一家明星培训机构当卧底。不自量力地想要揭露它背后的黑暗产业链。却不幸陷入了深渊。成为供大佬欣赏的花瓶……

点击阅读全文

身后的大汉。

“张扬,陈锋,你们会不会培训啊?别每次都送一些不听话的过来,还要浪费我的时间教她们规矩,漂亮的女生那么多,下次不行,不听话的就直接处理了吧。”

“好的,宋姐,我们下次注意。”

“但这个有点特殊,选定的时候特意说了,要求身上不能有伤痕,还请您多担待。”

被称为宋姐的女人发出冷哼,然后抬起脚,用鞋子尖勾起了我的下巴,眼神带着嫉妒。

“原来就是她啊,确实有几分姿色,不过也就那样吧。”

她用幸灾乐祸的口吻说道:“小姑娘,我们陈老板最会心疼人了。”

是吗?

我如同被宰的羔羊,被人架住胳膊,拖进了酒店。

保镖将我拉到一个房间,让我换上了黑色短裙,在我手腕上带了个电子环。

换好衣服后,他们将我送到了三楼的套房。

进去时,我看了一眼挂在客厅墙上的钟,八点半。

他们又拿出一条黑布带绑住了我的脚腕。

最后将我抬到了卧室的白色大床上,就退了出去。

透过床边的镜子,我看见自己仿佛是一件待拆的礼物。

二十分钟后,一个胖成猪一样的矮小男人走了进来。

繁荣电子厂的老板陈兴,四十五岁,死过三任妻子。

他一笑,露出黄色的大牙,绿豆眼挤在一起。

“等时间长了吧?”男人语气温柔。

他恶心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呼吸变得急促,脸上泛着红色的油光。

陈兴对着我咽了咽口水,似乎再也忍不住了。

他大步朝着我走了过来。

5

他走到床边,盯着我,一改之前笑眯眯的模样,阴恻恻地看着我。

“你为什么不求我?”

我张了张嘴,发出微弱的声音。

“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

我又张了张嘴。

陈兴有些抓狂地拽住我的头发,低头把耳朵凑到了我的嘴边。

我勾了勾唇,然后一口咬了上去。

6

在陈兴发出喊叫前,我把已经解放的双手抬起,用黑布带紧紧勒住了他的脖子。

血从我的嘴里流出。

“呸!”

我从嘴里吐出了一只耳朵。

我静静欣赏着胖男人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