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舒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我伸手把玩着手中的玉扇,猴子捞月图。哎呦我的好陛下呀,臣昨日同内人多喝了两杯蜜酒,这才弄错了给陛下和苏青青的奏折,没想到苏青青这厮也是个蠢的,竟然以为登基大典是为了她举办的,哎呦我的陛下,微臣对您的衷心天地可鉴。

陛下被一个穿越女哄得团团转。曾经,许我后位的是他,现在,将我送入冷宫的也是他。他说:「苏青青兰质蕙心,他能助朕守住这天下,她是天选之人,是凤命,皇后之位你就不要惦记了。」皇后之位,我确实不惦记了。我惦记的,是他的皇位呢!

点击阅读全文

长公主过两日就可以前往居住。”

长公主待我如同长姐,是我在这深宫中不可多得的温暖。

同我一般,自幼酷爱练武,一连说了三个驸马,皆失败告终,只能蹉跎岁月,流连于宫门之间。

也正因她的强硬手段,谢锦琛才坐上了如今的皇位。

已经开始微微冷了,秋天的凉意透人心扉。

不知道我登基之后,还能不能同长公主这般讲话。

毕竟,我若登基,谢姓就不是曾经的谢姓了。

高舒站在我身侧,唯唯诺诺,往日的油嘴滑舌都消失不见,只剩面如土色的惊恐。

我伸手把玩着手中的玉扇,猴子捞月图。

“本宫竟然不知道,你已经是苏青青的人了。”

高舒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哎呦我的好陛下呀,臣昨日同内人多喝了两杯蜜酒,这才弄错了给陛下和苏青青的奏折,没想到苏青青这厮也是个蠢的,竟然以为登基大典是为了她举办的,哎呦我的陛下,微臣对您的衷心天地可鉴。”

同高舒这么久,依旧没能习惯他啰里八嗦的性格。

我索性一摊,

“那你去找她当皇帝吧!”

高舒是个不经吓的,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不停的重复着刚刚的言语,一点也没有正二品职官的风范。

我被他这一幕逗笑了,左右不过是小事,我还能有一天休息时间,我伸了个懒腰,突然想起来前段时间苏青青大力推行移风易俗,找了几个倒霉蛋非要给人家剪辫子,几个大男人当场就哭的不成人形,宁死也不肯剪头。

后宫一向沉闷如土,苏青青倒是添了不少的乐趣。

“高舒,自己去吏部司领罚。”

4

还未至午时,苏青青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宫人来了我宫前。

昨日因公事焦头烂额,今日还要对付这个蠢货东西,着实让人心烦疲倦。

苏青青让宫人抬了两大箱的衣饰,我抬眼去看,已是旧日的花纹,估计是苏青青把压箱底不要的玩意送来。

苏青青一如往日的趾高气昂,长公主刚走两日,她就又开始活跃起来。

“本宫特意带了两箱衣服给姐姐,生怕姐姐到时登基大典上没有新衣穿。”

她说这话时,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我顺着她的意,往下问她的话。

“谁登基呀?不是已经有皇上了吗?”

“当然是本宫啦!本宫可和你们这些眼里只有丈夫鼠目寸光的女人不一样,本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