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秒钟后,我从房间打开门,和正在上楼的养父打招呼。一个纸团砸在我头上,我转头一看,妹妹得意地朝我扬了扬手机,笑容满面,但很快,她笑不出来了。考完那天晚上,我满怀心事地参加了最后的毕业聚餐。

我和妹妹被富豪夫妇收养。  后来我成了京圈太子爷的女友,妹妹却嫁给了政客。  养父母本以为可以脱商从政,却不想公司被查抄,功亏一篑。  又一次被养父母羞辱后,妹妹愤恨地拉着我从高处坠下。  再睁眼,我和妹妹重生到了选择课业这天。  这一世,妹妹抢先抱住了瑜伽老师的腰。  「姐姐,压腿拉筋太痛了,这种苦还是让我来受吧!」

点击阅读全文

第二天早上,一张照片出现在了学校的论坛上,配文是,“现在都流行女学生傍大款了?”

照片的主人公是我和陆泽,举止暧昧。

一个纸团砸在我头上,我转头一看,妹妹得意地朝我扬了扬手机,笑容满面,但很快,她笑不出来了。

因为笑容转移到了我的脸上。

这个帖子一出,我就雇人发到了外站,又买了一大批水军,让他们把这件事往两家合作的话题上引。

陆父自然不会同意陆泽和我这样一个没有家世的人在一起,为了能解释得通,他只能答应合作。

那几天,养父的笑容没有断过。

我以为他会放弃把我和妹妹送人换资源的打算,没想到签合同当晚,我又听到他打电话。

“实在对不住,没想到她突然被陆泽看上,但我敢肯定,她没有被陆泽碰过,到时候你们联系陆家,拖住陆泽,我把姐妹俩带过去陪你们几天,再免费让她们多陪一天。”

我心里直犯恶心,刚存好录音,房间门被人捶得哐哐响。

刚打开门,就看到妹妹站在我门口,两眼通红地看着我,“姐,你现在已经有陆泽了,能不能别和我抢江辰了?”

我想到最近没有太大进展的调查,养父的虎视眈眈,妹妹的愚蠢,当下也有了脾气。

“你是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了吗?整天张口男人闭口男人,没有男人你活不下去了吗?”

“我最近忙,没空搭理你,别来找不痛快,我脾气好也不代表可以一直忍你。”

妹妹眼神一亮,“忙着和陆泽约会吗?”

我没忍住,低声骂了一句,直接关门。

这天,我路过书房门口,发现四周无人,于是在密码锁上输入几个数字。

试了好几个月都没成功,本来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但没想到滴的一声后,门开了。

我悄悄走了进去。

找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我的目光放在了那个保险箱上,这时,楼梯口传来脚步声,这时从门口出去,一定会迎面撞上。

几秒钟后,我从房间打开门,和正在上楼的养父打招呼。

书房里,微风吹过,窗帘晃动了一下。

12.

高考如约而至,我的心越来越不安。

无他,因为我没有拿到保险箱的钥匙。

考完那天晚上,我满怀心事地参加了最后的毕业聚餐。

聚会尾声,妹妹拿着话筒大声对江辰表白,也不知道是谁先开了头,后面绝大部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