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但敬了一轮,还是没找到嫌疑人,我有些泄气,再加上酒喝得有点多,脑袋有些发懵,于是一个人去了阳台透气。陆家姐弟先是带我去见了陆父,我偏头和陆妍说了几句,她开始带着我敬酒。

我和妹妹被富豪夫妇收养。  后来我成了京圈太子爷的女友,妹妹却嫁给了政客。  养父母本以为可以脱商从政,却不想公司被查抄,功亏一篑。  又一次被养父母羞辱后,妹妹愤恨地拉着我从高处坠下。  再睁眼,我和妹妹重生到了选择课业这天。  这一世,妹妹抢先抱住了瑜伽老师的腰。  「姐姐,压腿拉筋太痛了,这种苦还是让我来受吧!」

点击阅读全文

>

我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因为走这一趟对我有利无害。

当我、陆妍和陆泽出现在宴会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们身上。

陆妍势头很足,做事狠辣,让的利也比其他人多。陆泽一表人才,虽还是学生,但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

姐弟俩进公司不久,就得到了大多数股东的认可。

没走几步,我就感觉到有两股视线紧随着我,是妹妹和江辰。

二人的目光像是要把我挽着陆泽的手盯出个洞来。

养父母见是我,拿着一杯酒,笑意吟吟地走了过来。

“夏夏,你什么时候和妍妍交上朋友了,瞒得可真好啊,连爸爸妈妈都不知道。”

我笑了笑,“前几天认识的,就想着借今晚这个机会告诉你们呢。”

“这位是……”

还没等我说完,养父就打断了我,他伸出手和陆泽碰了个杯:“大侄子嘛,认得的认得的,我前几天还和你爸爸吃过饭呢。”

“你和我们家夏夏是……”

陆泽不再答话。

一旁的养母见陆妍突然黑脸,赶忙打圆场:“他就是喝多,开始说胡话了,你们别介意啊。”

“这是妍妍吧,我记得当年你才到我的腰,现在都长这么大了啊。”

陆妍轻嗯了一声,拉着我就走,“盛伯母,我们还有事,先失陪了。”

养母含笑点头,就在我们转身的瞬间,笑意荡然无存。

10.

陆家姐弟先是带我去见了陆父,我偏头和陆妍说了几句,她开始带着我敬酒。

我观察着宴会上的人,试图找出那天晚上和养父通话的人。

与其被动等待,不如主动出击。

但敬了一轮,还是没找到嫌疑人,我有些泄气,再加上酒喝得有点多,脑袋有些发懵,于是一个人去了阳台透气。

没多久,一个人站在了我身侧。

晚风吹过,空气里的木质调香水越来越浓。

突然间,一杯蜂蜜水出现在我面前。

“蜂蜜水,解酒的,喝点吧。”

江辰温柔的语气,让喝醉的我有些分不清前世和现在了,我开始耍无赖。

“我喝完后,有什么奖励吗?”

江辰笑了一下,又往我这个方向走了半步,我感觉整个人被泡进了香水瓶里。

“你喝完,我告诉你你要找的人是谁。”

事关我和妹妹,我突然清醒,猛地拿起蜂蜜水,三两口喝完。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