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在原地没动,看她气急败坏地找鞭子抽我。我摇头:我不当小三。他低笑着问我:满意了?

微博之夜交换礼物,万佳被群嘲是cheap girl ,我帮她打了一个漂亮翻身仗,却日日被她打。我不在意——因为,她很快也会成为被交换的礼物。是的,我是来复仇的......

点击阅读全文

“抱歉,我现在喜欢的是白露。”周池渊面带愧色,“我会补偿你的。”

“补偿?你骗我爱上你,现在跟我说补偿?”

她疯狂摇头,转身骂我,掐我,大喊大叫大发雷霆。

“白露,你个不要脸的小三!女表子!贝戋人!

“你这么下贱你怎么不去死啊?”

我一如既往地逆来顺受,依旧沉默着给她倒水解渴。

她直接把水杯砸向我额头,“你平时就这样招惹男人的是吗?!”

额头发疼,水珠顺着脸颊滴落浸透胸前布料,水杯落在脚边东倒西歪。

我立在原地没动,看她气急败坏地找鞭子抽我。

鞭子落在身上,混着胸前水渍的丝丝凉意,疼痛之余,更多的痛快。

但是还不够,这一点疼远远不够。

“够了!”

周池渊蹙眉坐在一旁,在她甩我十几鞭后,攥住了她的手腕。

“够了?周池渊你说我够了?”眼泪无声掉落,贝齿紧咬红唇。

“你从前说永远包容我的!

“你说过,你会是我永远的爪牙。

“你往后余生都会保护我的!”

周池渊有点烦躁:

“不要再说从前了,你也不要再哭了,哭得我心烦。”

他扯了扯领带,“我又没要你去死,就是去陪钟郁而已。”

“你不是爱我吗?就当是为了我行不行?”

泪水似一串串珠帘,彻底模糊了万佳双眼。

她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珠子:“周池渊,你把我卖了,还要我继续爱你?”

“又不是没有过。

“你妈曾经这样对你,你不还是每年给她打钱?”

“周池渊!!!”

万佳整个人好像被钉在原地,浑身发抖,脸色白得惊人。

她对他怀着最深的信任,把自己心底最深的秘密告诉他,这竟成为他刺向她的尖刀!

周池渊不耐道:“你最好听话,不然我只能冷藏你了。”

她在和周池渊在一起后,把经纪约签给了周池渊公司。

“啊!

“你滚,你们都滚!”

她突然发狂,捡起玻璃碎片往我胸口插来。

“不识好歹!”

周池渊一脚踹飞她,打横抱起我往外走。

他低笑着问我:“满意了?”

我摇头:“我不当小三。”

他俯身吻了吻我额头:“不会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