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在爱情的坟墓里爬出来的老油条居然会看帅哥看的出神?还是商业区好,随便一个男人都是极品!咳咳。

我大出血死在了手术台上,婆婆却在开直播卖惨带货。他们可怜孩子刚出生就没了妈,可怜孩子爸一个人养家。转身她就高高兴兴的娶了小三进门,他们一家其乐融融,我孤魂野鬼的飘荡。

点击阅读全文

点心意。”

“啊?”

我直愣愣的看他打招呼出门,才反应过来。

小娟西子捧心状,咽了咽口水。

“还是商业区好,随便一个男人都是极品!”

我打开保温袋,里面是装的整齐的蒸饺,并排码在透明便当盒里。

11

去还洗干净的便当盒的时候,男人还在。

他支着长腿,靠在书柜上看书,肩宽腰细腿长,真是养眼。

“咳咳。”

我晃了晃手腕,“二老不在?我来还东西。”

“他们去体检了,不在店里。”

走进了,我仔细地看了几眼,小娟说的还真对。

这男人长得还真是帅气,和宋柯的温润不一样,他的身上多了些生人勿近的气质,气场很强。

“你经常喝的咖啡。”

我一个在爱情的坟墓里爬出来的老油条居然会看帅哥看的出神?

不科学,实在是不科学!

晕晕乎乎的坐了一下午,喝光了咖啡,我准备告辞。

“佳佳你好,我是楚津尧,很高兴认识你。”

隔了两天我再去书店的时候,又看见老两口一人一个老花镜,安静祥和。

“爷爷,奶奶!你们身体怎么样?”

楚奶奶笑的暧昧,“津尧跟你说了?你和他认识了?”

我清了清嗓子,佯装生气。

“您这也太明显了,都让他给我送吃的了!”

“我大孙子帅不帅!奶奶不坑你!”

我含蓄的点了点头,毕竟昧良心的事情,咱可不能干!

“二十七了,他还单身呢!”

我帮忙给门口的绿萝浇水,一边回话。

“您就不问我是不是结婚了,有没有男朋友?”

“你有男朋友还能天天泡在我这书店里?”

我站直了身子,双手交叠放在身前。

“奶奶,我不想瞒你们,我结过婚,又离婚了。”

大约是他们也没有想到我这么年轻就已经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又走了出来了。

空气有点安静,楚津尧从楼上下来,打破了安静。

我忽然有些难为情,留下了一句“改天再来”手足无措的就要走。

“孟佳!我喜欢你。”

隔着一条街的喧闹,我想是什么也听不到,只有他这句喜欢你。

我不知道他是不听见了我说的那句我结过婚,也离过婚。

更没有想到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