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叔是小区里出了名的老美男,热爱广场舞,热爱运动。妈?这燕窝不是给我炖的?您不会是骂我呢吧?结婚第一天就让老公睡沙发,出去打听打听,谁家有这样的事!

我大出血死在了手术台上,婆婆却在开直播卖惨带货。他们可怜孩子刚出生就没了妈,可怜孩子爸一个人养家。转身她就高高兴兴的娶了小三进门,他们一家其乐融融,我孤魂野鬼的飘荡。

点击阅读全文

我用大学时候做小生意赚的钱付的首付,贷款每个月都要还我还。

宋柯出的装修的钱,我在房产证上加了他的名字。

除了这套房子之外,我家里陪嫁了一辆一百多万的车,另外还有三十多万的黄金首饰。

上一世,是我瞎了眼,落下了一个惨死的下场。

这一世,孩子我不会再怀,钱我一分都不会让出去,我要让他净身出户!

早上八点,我准时打开房门,外面骂骂咧咧的响动停了。

我淡定的端起来桌子上唯一一盅放在宋柯面前的燕窝,拿起勺子送进嘴里。

“结婚第一天就让老公睡沙发,出去打听打听,谁家有这样的事!”

“好吃懒做,好东西倒是看得准!”

他妈咬着牙,手里捏着包子,愤愤不平。

我咽下了最后一口,故作疑惑的抬头。

“妈?这燕窝不是给我炖的?您不会是骂我呢吧?”

她没有想到我问的坦荡,脸上不由得僵了僵。

“佳佳,今天早上我怎么见着小柯在沙发上睡的,我就想着昨天结婚辛苦……”

我了然的点头,“可不辛苦,那高跟鞋不合脚,礼服磨的难受。谢谢妈还想着我,一早起来给我炖燕窝!”

我拎着包出了门,留下他们两个气的咬牙切齿。

大学毕业以后,我就开了一家小小的美甲工作室,虽然店铺不大,但是生意还行。

关门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我在楼下转悠着,就听见了我婆婆标志性的大嗓门。

“可别提了,外地的媳妇就是不如本地的好!懒!懒得很!”

另外几个楼下带孙子的都跟着插上两句话,说的都是谁家的媳妇快生了,谁家的姑娘领了男朋友回来,谁家里添置了新的大件……

我扬起来笑,拔腿走上去。

“妈!王叔叔还想着约你去跳广场舞呢,你怎么在这?”

我一嗓子吓了她们一跳。

听清楚了我的话,她们脸上带着或有或无的暧昧出来。

李素琴更是难得的手足无措起来,“胡说什么……怎么回来这么晚!”

说着就落荒而逃。

我冲着她的背影喊道:“妈,你记得带上我给你买的金镯子再去!你又不用做晚饭,晚点回来我去接您!”

王叔叔是小区里出了名的老美男,热爱广场舞,热爱运动。

他老早的就和李素琴来往亲密。只是可惜,他家里有个卧病在床的老婆,李素琴到底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