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世并没有这一出。但是却是男宾客房。而我则跟着小丫鬟朝着客房走去。

我是这汴京城中人人艳羡的侯府夫人。这一生富贵滔天,万事如意。青梅竹马的丈夫此生唯我一人。婆婆自幼看我长大,婚后更是将我当成亲生女儿疼惜。一双儿女聪明伶俐,前途似锦。然而,直到我逝世才知道,我这幸福的一生不过是一场盛大的谎言。爱我至深的侯爷梁睿看向我尸身的目光中充满了嫌恶。他说若非我利用父亲官职强求姻缘,他的白月光表妹李莲儿也不会郁郁寡欢,早早离世。就连那一双我疼到骨子里的儿女竟也不是我亲生,踢打着我的尸身说道,鸠占鹊巢的坏女人终于死了。而我那苦命的一双儿女,早在生产之日便被梁睿亲手调包,待我如同至亲的婆婆,则是帮凶。看着灵堂前陌生的四人,我心中充满了恨意。真可笑,我这一生竟然被这汴京城中最落魄的侯府耍得团团转。再次睁眼,重回到了我和梁睿定亲那日。看着脸上挂满虚伪笑容的梁氏母子和一旁满脸不甘的李莲儿,我笑盈盈地从屏风后走出来道:“听闻梁世子和莲儿表妹好事将近,我在此提前为两位贺喜了。”

点击阅读全文

梁老夫人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而且最令她气愤的是,说话的虽然都是小辈,但是家里却都是他们侯府惹不起的。

梁老夫人心情顿时变得十分糟糕。

梁睿更是满脸羞愤。

他想要反驳,一张嘴整个脸都扯得疼。

看着周围人嘲讽的眼神,梁睿再也忍不了,他索性双眼一闭,装作晕了过去。

等到宴席正式开始,梁睿都没有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

看着梁老夫人和李莲儿嘴角那勉强的笑意,我感到十分快意。

就在这时,上菜的小丫鬟不小心将酒水碰倒了。

看着我衣裙上洒的酒水,春华皱眉呵斥:“怎么回事,毛手毛脚。”

小丫鬟连忙道歉。

“对不起,徐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要不这样吧,我带您去客房换一身衣服吧。”

我闻言,定定地看了小丫鬟几秒钟,直到小丫鬟脸上浮现出一抹慌乱,我才点了点头道:

“好。”

随后我吩咐春华去马车上取备用衣物。

而我则跟着小丫鬟朝着客房走去。

上一世并没有这一出。

当然,我也并没有出现在宴席之上。

因为我全程都陪在梁睿身旁。

在太医离去之后,我更是亲自为其煎药。

6

“徐小姐,您先进去吧,等春华姐姐来了,我让她将衣服送进去。”

我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她,便朝着房间走去。

如果说之前只是怀疑,那么现在我可以断定,是有人故意引我前来。

毕竟,我上一世虽然因病早早去世,但是也在这梁府生活了近二十年。

这里是客房没错。

但是却是男宾客房。

好在我早有准备。

……

服下随身携带的清心丸,我用手帕捂住口鼻。

整个房间窗门紧闭,桌上的香炉中燃着缕缕白烟。

“这手段,还真是……俗套又无耻!”

我轻笑道。

我已经想到了,这应该是要毁我清白。

就是不知道这是谁的手笔。

“梁睿、李莲儿、还是……”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一声闷哼。

我打开房门,刚才的小丫鬟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小姐,你没事吧?”

春华连忙迎上来道。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