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赶紧去请大夫,赶紧帮表小姐把世子扶起来。而且事后我才知道,梁睿的伤只是看起来恐怖,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而且他还对李老太傅出言不逊,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是这汴京城中人人艳羡的侯府夫人。这一生富贵滔天,万事如意。青梅竹马的丈夫此生唯我一人。婆婆自幼看我长大,婚后更是将我当成亲生女儿疼惜。一双儿女聪明伶俐,前途似锦。然而,直到我逝世才知道,我这幸福的一生不过是一场盛大的谎言。爱我至深的侯爷梁睿看向我尸身的目光中充满了嫌恶。他说若非我利用父亲官职强求姻缘,他的白月光表妹李莲儿也不会郁郁寡欢,早早离世。就连那一双我疼到骨子里的儿女竟也不是我亲生,踢打着我的尸身说道,鸠占鹊巢的坏女人终于死了。而我那苦命的一双儿女,早在生产之日便被梁睿亲手调包,待我如同至亲的婆婆,则是帮凶。看着灵堂前陌生的四人,我心中充满了恨意。真可笑,我这一生竟然被这汴京城中最落魄的侯府耍得团团转。再次睁眼,重回到了我和梁睿定亲那日。看着脸上挂满虚伪笑容的梁氏母子和一旁满脸不甘的李莲儿,我笑盈盈地从屏风后走出来道:“听闻梁世子和莲儿表妹好事将近,我在此提前为两位贺喜了。”

点击阅读全文

躺在地上满脸是血,不断地呻吟着。

而打人的则是李元辉。

他的祖父是李老太傅,是当今圣上都要敬上三分的三朝元老。

我记得上一世,我赶到前厅看到梁睿的惨状后,心中又急又气。

我先是让春华回府取上父亲的令牌后去宫中请太医。

随后便冲到了李元辉面前质问起来,怒火冲天下我抬手狠狠甩了李元辉一个大耳光。

李元辉看在我是女子的份上,并没有还手。

不过自此以后,李元辉的祖父在朝堂上便时常针对我的父亲哥哥,给父亲和哥哥添了不少麻烦。

而且事后我才知道,梁睿的伤只是看起来恐怖,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

而且李元辉之所以会动手,是因为梁睿不仅调戏李元辉妹妹的婢女,还出言不逊侮辱李老太傅。

这一世,我静静地站在人群中。

只见李莲儿满脸心疼地冲到梁睿身旁,双眼通红:“表哥,你没事吧。”

李莲儿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想要将梁睿扶起来。

然而她的力道实在是太小了。

老夫人见状,看向周围的奴婢小厮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

“还不赶紧去请大夫,赶紧帮表小姐把世子扶起来。”

说完,梁老夫人将目光转向李元辉,压制着怒意开口:“李公子,你在我的寿宴上对睿儿大打出手有些过分吧?”

李元辉闻言,冷冷道:“老夫人还是问问梁世子究竟做了什么吧!”

“无论做什么,也不用动手吧?今日是我的寿宴,这不明晃晃地打我脸,这就是李公子的家教?”

梁老夫人心疼地看了梁睿一眼,语气不善。

一旁的老镇国公是个直性子,听到这话撇了撇嘴:“梁夫人,我看你儿子该打!”

“小小年纪不学好,调戏婢女,这可是人品问题!”

“而且他还对李老太傅出言不逊,实在是太过分了!”

听到这话,梁老夫人的气势顿时有些弱了下去。

她想要反驳,话到嘴边却改成了:“那也不能下死手啊,看看人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这可不能怪元辉,实在是梁世子太弱了,刚挨了一拳就倒地不起。”

一旁的尚书令家独子王阳也开口了。

“是呀,梁老夫人,梁世子可是侯府唯一的子嗣,还是好好强身健体啊。”

工部尚书家的小公子也忍不住开口附和。

见众人纷纷开口,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