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然不会错过这场盛事,带着春华不紧不慢地跟在了人群之后。就在这时,一个小丫鬟急匆匆地冲进来喊道:不好了,老夫人,世子快要被人打死了!闻言我冷笑一声:梁老夫人怕是记错了,梁府什么都没有,我怎么可能经常来。

我是这汴京城中人人艳羡的侯府夫人。这一生富贵滔天,万事如意。青梅竹马的丈夫此生唯我一人。婆婆自幼看我长大,婚后更是将我当成亲生女儿疼惜。一双儿女聪明伶俐,前途似锦。然而,直到我逝世才知道,我这幸福的一生不过是一场盛大的谎言。爱我至深的侯爷梁睿看向我尸身的目光中充满了嫌恶。他说若非我利用父亲官职强求姻缘,他的白月光表妹李莲儿也不会郁郁寡欢,早早离世。就连那一双我疼到骨子里的儿女竟也不是我亲生,踢打着我的尸身说道,鸠占鹊巢的坏女人终于死了。而我那苦命的一双儿女,早在生产之日便被梁睿亲手调包,待我如同至亲的婆婆,则是帮凶。看着灵堂前陌生的四人,我心中充满了恨意。真可笑,我这一生竟然被这汴京城中最落魄的侯府耍得团团转。再次睁眼,重回到了我和梁睿定亲那日。看着脸上挂满虚伪笑容的梁氏母子和一旁满脸不甘的李莲儿,我笑盈盈地从屏风后走出来道:“听闻梁世子和莲儿表妹好事将近,我在此提前为两位贺喜了。”

点击阅读全文

前来拜访的夫人们无一不夸赞她。

这令李莲儿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没有停过。

她今日可是特意装扮了一番,毕竟今日就是她改变后半生命运的日子。

不过,在看到徐锦儿的一瞬间,李莲儿的笑容瞬间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徐锦儿身穿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整个人看起来无比华贵。

虽然头上只插着一枚镶嵌珍珠碧玉步摇,但是依旧难以掩盖她那绝美的容颜。

周围的夫人小姐们看到徐锦儿的身姿,眼眸中也都纷纷闪过一抹惊艳。

梁老夫人更是一脸欢喜:“锦儿今日也太美了。快到我身边来让我好好瞧瞧。”

“梁老夫人,寿辰万福。”

听着梁老夫人亲昵的语气,我微微点头道,便带着春华坐到了一旁。

梁老夫人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不过很快她便调整好了情绪:“锦儿自幼喜欢来我们梁府玩,如今长大了反而害羞了。”

闻言我冷笑一声:“梁老夫人怕是记错了,梁府什么都没有,我怎么可能经常来。”

听到这不留情面的话,梁老夫人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

不过为了大局,梁老夫人只是干笑了两声,并未再说什么。

在场的夫人小姐们见状,心中也都明白过来。

梁老夫人这是想要攀丞相府小姐的高枝,结果失败了!

大家看向梁老夫人的目光中也都染上了一抹鄙夷。

气氛顿时变得怪异起来。

我坐在座位上,对于四周打量的目光并不在意。

毕竟,好戏马上就要上场了。

就在这时,一个小丫鬟急匆匆地冲进来喊道:“不好了,老夫人,世子快要被人打死了!”

听到这话,梁老夫人腾地站了起来,脸上闪过一抹焦急:“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小丫鬟顿时被吓得一个哆嗦,结结巴巴说道:“我也不清楚,我只看见世子脸上全是血,躺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了。”

“姨母,我们快去看看表哥吧。”李莲儿扶着梁老夫人的手臂担忧道。

梁老夫人连忙带着李莲儿朝着前厅快步走去。

在场的诸位夫人小姐也都紧随其后。

我自然不会错过这场盛事,带着春华不紧不慢地跟在了人群之后。

5

梁睿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