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她也不相信,徐锦儿那样的小心眼,会同意她做表哥的平妻。说着,春华将手里的帖子放到了我面前,努了努嘴,而且这一次他还留了帖子,邀请小姐参加后日梁老夫人的寿宴。我这才回过神来道:梁睿又来了?

我是这汴京城中人人艳羡的侯府夫人。这一生富贵滔天,万事如意。青梅竹马的丈夫此生唯我一人。婆婆自幼看我长大,婚后更是将我当成亲生女儿疼惜。一双儿女聪明伶俐,前途似锦。然而,直到我逝世才知道,我这幸福的一生不过是一场盛大的谎言。爱我至深的侯爷梁睿看向我尸身的目光中充满了嫌恶。他说若非我利用父亲官职强求姻缘,他的白月光表妹李莲儿也不会郁郁寡欢,早早离世。就连那一双我疼到骨子里的儿女竟也不是我亲生,踢打着我的尸身说道,鸠占鹊巢的坏女人终于死了。而我那苦命的一双儿女,早在生产之日便被梁睿亲手调包,待我如同至亲的婆婆,则是帮凶。看着灵堂前陌生的四人,我心中充满了恨意。真可笑,我这一生竟然被这汴京城中最落魄的侯府耍得团团转。再次睁眼,重回到了我和梁睿定亲那日。看着脸上挂满虚伪笑容的梁氏母子和一旁满脸不甘的李莲儿,我笑盈盈地从屏风后走出来道:“听闻梁世子和莲儿表妹好事将近,我在此提前为两位贺喜了。”

点击阅读全文

/p>

至于如何让李莲儿的孩子记在徐锦儿名下,办法还是有很多种的。

梁老夫人一边想着,一边朝着李莲儿挥了挥手道:“行了,你下去吧。”

“是,姨母。”李莲儿低着头,福了福身退出了前厅。

回到房间后,李莲儿坐在桌旁,脸色顿时黑了下去。

“平妻?”

“说得好听,还不是妾!”

李莲儿心里冷笑,她绝不做妾!

而且她也不相信,徐锦儿那样的小心眼,会同意她做表哥的平妻。

所以她决不能让这门婚事结成!

一个计划在李莲儿心底升起。

傍晚,李莲儿拿上银两戴着面纱孤身一人悄悄离开了侯府。

4

“小姐,又来了。”

春华皱着眉头走到正在房中练字的徐锦儿身旁。

春华是我的大丫鬟。

上一世跟随我去了侯府,曾多次提醒我梁睿看起来并不像表面那样。

我却并没有放在身上,甚至多次呵斥春华。

然而我逝世时,春华直接跟着殉主了。

而这一世……

看着春华十五六岁稚嫩的脸庞,我有些恍惚。

春华见状,轻声唤道:“小姐,你听到奴婢说什么了吗?”

我这才回过神来道:“梁睿又来了?”

春华点了点头,有些不爽道:“他也真有意思,之前对小姐还爱答不理的,自从上次提亲失败后,反而天天往我们府上跑。”

说着,春华将手里的帖子放到了我面前,努了努嘴,“而且这一次他还留了帖子,邀请小姐参加后日梁老夫人的寿宴。”

“寿宴?”

我拿起桌上的帖子,目光看向屋外,眼神变得深远起来。

我记得前一世,这场寿宴可是相当热闹。

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我嘴角勾出一丝笑容:“后日,我们盛装赴宴。”

春华闻言,脸上有些不解,小声嘟囔道:“小姐,你不是对梁世子不感兴趣了,怎么还要盛装赴宴?”

“自然是带你去看热闹啊!”我用手中的毛笔轻轻敲了敲春华的脑袋,笑道。

春华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却并没有多问。

很快,便到了寿宴之日。

李莲儿站在梁老夫人身后,笑盈盈地陪着梁老夫人迎接着女宾。

她今日一身淡粉色宫装,裙鱼绣着展翅欲飞的浅蓝色蝴蝶,外披一层白色轻纱,身材纤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