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老夫人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你毕竟是我姐姐唯一的血脉,我不会亏待你。行了,不用装出这副可怜的样子。李莲儿紧握双拳,指甲深深地掐进了肉里,死死咬着下唇。

我是这汴京城中人人艳羡的侯府夫人。这一生富贵滔天,万事如意。青梅竹马的丈夫此生唯我一人。婆婆自幼看我长大,婚后更是将我当成亲生女儿疼惜。一双儿女聪明伶俐,前途似锦。然而,直到我逝世才知道,我这幸福的一生不过是一场盛大的谎言。爱我至深的侯爷梁睿看向我尸身的目光中充满了嫌恶。他说若非我利用父亲官职强求姻缘,他的白月光表妹李莲儿也不会郁郁寡欢,早早离世。就连那一双我疼到骨子里的儿女竟也不是我亲生,踢打着我的尸身说道,鸠占鹊巢的坏女人终于死了。而我那苦命的一双儿女,早在生产之日便被梁睿亲手调包,待我如同至亲的婆婆,则是帮凶。看着灵堂前陌生的四人,我心中充满了恨意。真可笑,我这一生竟然被这汴京城中最落魄的侯府耍得团团转。再次睁眼,重回到了我和梁睿定亲那日。看着脸上挂满虚伪笑容的梁氏母子和一旁满脸不甘的李莲儿,我笑盈盈地从屏风后走出来道:“听闻梁世子和莲儿表妹好事将近,我在此提前为两位贺喜了。”

点击阅读全文

久不说话。

压抑的气氛令李莲儿娇躯微微颤抖着。

她轻咬嘴唇,看向一旁的梁睿,目光中充斥着隐隐泪光。

梁睿见状,顿时感到十分心疼。

他跨步上前挡在李莲儿身前,微微皱眉道:“娘,你这样吓着莲儿了。”

梁老夫人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恨铁不成钢。

“睿儿,你可知你今日在徐府的表现有多影响这门婚事!”

听到这话,梁睿满脸不耐烦道:“这又不是儿子的错,还不是那徐锦儿忽然抽风!”

“您看看她那刁蛮的样子,要不是因为有个丞相爹,谁愿意搭理她。”

“你也知道她爹是丞相啊。”梁老夫人冷冷笑道。

“我费尽心思为你上门提亲,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难道你不想依靠她父亲在朝堂上的助力袭爵了?”

听到这话,梁睿神色变得十分难看。

他一点也不喜欢徐锦儿,他心里只有温温柔柔的莲儿。

但是莲儿的家世实在是太差了,根本帮不上他。

沉默了片刻,徐睿闷声道:“儿子知道了,这门亲事我定会求取成功。”

说完,梁睿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李莲儿脸上满是不甘!

凭什么!

表哥和她明明是真心相爱!

为什么非要娶徐锦儿,就因为她有个丞相爹?

李莲儿紧握双拳,指甲深深地掐进了肉里,死死咬着下唇。

上座的梁老夫人见状,开口道:“收起你那些小心思。”

“徐锦儿这个儿媳妇我是势在必得!”

李莲儿闻言,小脸煞白,但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姨母。”

“行了,不用装出这副可怜的样子。”

梁老夫人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你毕竟是我姐姐唯一的血脉,我不会亏待你。”

“等徐锦儿进门,我会让睿儿娶你做平妻的。”

听到这话,李莲儿抬头看向梁老夫人,有些不敢相信道:“平妻?”

“没错,而且我们梁家的子嗣绝不能从徐锦儿肚子里出来!不然我怕将来整个侯府改姓徐。”梁老夫人一脸阴狠。

她虽然想要丞相府做她儿子的助力,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喜欢徐锦儿这个高门贵妻!

而且,她可不想她的嫡亲孙儿将来眼里只有徐府那个外祖家,没有她这个祖母!

所以她还不如从根源上断绝这种可能。<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