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被打断,姜知暖眼中似乎闪过一丝的慌乱,陆总的葬礼怎么不见他家夫人啊,网上说的姜总移情别恋不会是真的吧?一直站在一旁不出声的许攸白似乎是察觉到了不对劲,赶紧圈住姜知暖的肩膀,甚至故作亲昵地在他脖颈上蹭了蹭,

因为吐血第九十九次去医院的时候,姜知暖正在庙里长跪不起。只是她向神明祈福的人,不是我。而是那飞机上险些遇险的归国白月光。死前我买了座海岛给她作为礼物,她却托人带话说:「陆应淮你永远只会用物质侮辱我的人格。你这么恶毒,怎么不去死啊。」可等我真的死了,她却在一万多阶的云梯上一步一磕头求我出现。

点击阅读全文

>他要去通知姜知暖,我已经没了。

不知怎的,我的灵魂也不受控制地跟着去了。

她正和许攸白在逛一个新的商业圈。

据我所了解,她正打算把这个隆重的礼物送给许攸白。

“夫人,陆总已经没了。”

助理和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她的身体顿了一下。

“什么没了?没了不是更好嘛,省得碍眼。”

助理有些咂舌,斟酌了一下语言继续开口,

“夫人您毕竟和陆总夫妻一场,他的葬礼要不……”

话语被打断,姜知暖眼中似乎闪过一丝的慌乱,

“什么葬礼?是你们陆总欲擒故纵的把戏吧。你回去告诉他,我们之间再无可能了。”

明明是很冷淡的语气,我却听到了她声音里带了颤音。

“得亏陆总那么爱你,还真是良心喂了狗。”

不愧是我的好助理,现在说话都说到我心坎上了。

要是我还在世的话,高低得给他年终奖翻倍。

“别理他了阿暖,你不是说了要把这个商圈转我名下了吗?”

一直站在一旁不出声的许攸白似乎是察觉到了不对劲,赶紧圈住姜知暖的肩膀,甚至故作亲昵地在他脖颈上蹭了蹭,

“陆应淮那种人,就算死了也不值得我们挂怀的。”

出乎意料地,她居然一把推开了许攸白,

“谁允许你对他指指点点的,他的坏话只能我说。商圈的事再说吧。”

似乎有股无形的力量把我和姜知暖绑定在了一起。

不论她去哪,我的灵魂就飘在哪里的上空。

称累回了趟公司后,她第一次在开会时走了神。

换做平时,她在财务部报告时,再累都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姜总,这周公司的股票波动很大,我们要不要……”

财务部的部长刚战战兢兢地汇报完,话就被截断了: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再转眼间,姜知暖已经烦躁地扯了扯西装衣角,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回到办公室里,我看到她打开了微信。

置顶的是许攸白,这我并不意外。

鬼使神差的是,她居然打开了好几个客户聊天群。

这些群虽然被设置成免打扰模式,但还是可以看到已经有了99加的信息。

陆总的葬礼怎么不见他家夫人啊,网上说的姜总移情别恋不会是真的吧?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