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她刚才利用我的时候,我就该撒泼打滚要个名分。先前拱火的人踢了踢瘫倒在地的陆彦,兄弟,以后顾诗也不会缠着你了,回去和你的小白花好好过日子吧。你觉得有我在这儿,顾诗能看的上你吗,还是你觉得你比我强?

我为了继承爷爷的遗产追求陆彦3年,最后他要和白月光订婚,我假死挽回,岂料真死了,重生后我决定放弃继承遗产,利用死对头打脸渣男,没想到这次我听到了死对头的心声,原来在他心里,已经喜欢了我很多年。

点击阅读全文

p>

那表情演不出来,分明是动了怒。

“你觉得有我在这儿,顾诗能看的上你吗,还是你觉得你比我强?”

沈赋本来就比陆彦高上大半个头,无论身材还是相貌,跟平平无奇的陆彦比起来都有压倒性的优势。

这一瞬间,我觉得沈赋的气势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样子。

谁也想不到,从小追着互相抹鼻涕的人长成了一棵足以震城的参天大树。

或许对于沈赋而言,他早就长大了,不然也不会早早地接管家业。

反倒是我,一直以为在我面前的沈赋还是那个一天到晚跟我唱反调的童年玩伴。

沈赋这一问,陆彦的腿抖成了筛糠,陆家本就飘摇,得罪沈家的后果他承担不起。

看戏的人最擅长就是见风使舵、落井下石。

周围的看客因为沈赋对我的态度当即转了风向。

“陆彦少自作多情了,在沈少面前他算个什么东西啊。”

“以前我就想说了,他还有资格吊着顾诗?要不是顾家的施舍,陆家早没了吧。”

先前拱火的人踢了踢瘫倒在地的陆彦,“兄弟,以后顾诗也不会缠着你了,回去和你的小白花好好过日子吧。”

陆彦彻底没了精气神,曾经把他捧上天的人们现在恨不得把他踩进泥里。

不过现在他没工夫在乎这个了,他该担忧的是陆家的未来。

闹剧结束,沈赋带我回车上的瞬间松开了我的手。

感受着逐渐消散的温度,我心里竟然觉得空落落的。

沈赋这人还挺小气的,多牵一会儿能怎么了。

我侧过头去看他,发现他的脸色不怎么好。

车窗降下,浓郁的夜色裹挟着冷气奔涌而来,沈赋的指尖点了一支烟。

他倒是鲜少在我面前抽烟,我一直以来也不知道沈赋有抽烟的这个习惯。

蓦然地,我被他的心声吓了一跳。

喜欢我?是真的就好了,可是顾诗你只会利用我。

真狠心,利用我的钱就算了,现在连我的感情也要利用。

但是怎么办呢,老子他妈的偏偏喜欢你。

早知道她刚才利用我的时候,我就该撒泼打滚要个名分。

该死的,陆彦触手可得的东西凭什么不肯给我。

算了,还是先开车吧。

他摁灭了烟头,等烟味散尽,缓缓将车窗升了上去。

这会儿沈赋脸上的郁闷一扫而空,变成了平常没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