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书完》说完搂着我走了出去,留下身后的林梦棋悲恸的痛哭声。

我与苏牧尘是因商业联姻才走到一起的,双方并无感情。在一次宴会上,我和周氏集团的少爷聊了几句,回家后他捏住我的下巴:“你就这么喜欢勾引别人?”听到这话,我怒火中烧,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他疼得捂着肚子蹲在地上,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我则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捏住他的下巴:“以后对我说话时注意一点!。”

点击阅读全文

沈耀,此时竟展示出了惊人的团结力,合力供出了林梦棋。

我们去监狱看她,她冲着我歇斯底里地喊:“都是你这个女人!你为什么要嫁给阿尘?本来我们就要复合了,我会成为苏家儿媳妇,成为阿尘的妻子,我们会很幸福,都是因为有你,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苏牧尘双手搂住我的肩,给我一个安慰的眼神,随后对林梦棋说:“梦棋,当年是你选择跟我分手,我也曾求你留下来,可你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了。你说得对,或许没有悠然,我会跟你复合,我那时候心里也确实还有你,可是悠然出现了就是出现了,有些事情发生了就不能改变,没有人会一直等着你。”

说完搂着我走了出去,留下身后的林梦棋悲恸的痛哭声。

山子出狱后,在苏牧尘公司当保安队长,他拍着胸脯向我保证:“放心吧师父,我一定会保护好师爹!”

我:……

至于我?呜呜,我也成了苏牧尘的保安,不,保镖。

此时我正打开了一个甜品大师精心制作的美味蛋糕,小尝了一口,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苏牧尘:“老婆,快来接我回去。”

“你自己回来!”

“最近治安太差了,我害怕了~”

“烦死了!”我嚎啕了一声,手机那一端传来苏牧尘低低的笑声。

《全书完》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