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表示:尊重!祝福!锁死!我没再回头,甚至内心毫无波澜。在我离开后不久,江清铭父女也匆匆赶到。这一家子,残、穷、丑、坏......buff叠满了。

女儿五岁那年,我发现她跟我与妻子都没有血缘关系。妻子哭得肝肠寸断,质问我为什么在女儿出生的时候不看好她,害得她下落不明。怀着对妻女的愧疚,我一边寻找亲生女儿,一边任妻子予取予求。可我车祸身亡那天,妻子却抱着邻居的女儿,如释重负地笑了。“傻瓜,被掉包的是我的亲女儿,可不是你的亲女儿。”

点击阅读全文

就能丢,那说明她跟我无缘。晚晚我也养了这么久,早就有感情了,与其去找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还不如将错就错,珍惜眼前人。”

这个回答明显完全出乎宋黎枝的意料,她眼睛瞪得老大:“你这说的什么话?那是你的亲女儿,你怎么能这么无情?”

我轻嗤:“论无情哪能比得上你呢?怎么?我不愿意找一个不存在的女儿就是无情,你放弃江芝芝就不是了?那不是你跟江清铭爱的结晶吗?啧啧......”

宋黎枝眼里最后一丝光芒也黯淡了下去:“你怎么会知道的?不应该啊,明明我做得那么隐秘......”

我不作理会,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宋黎枝的奔溃痛哭声。

我没再回头,甚至内心毫无波澜。

在我离开后不久,江清铭父女也匆匆赶到。这一家子,残、穷、丑、坏......buff叠满了。

我只能表示:尊重!祝福!锁死!

然后,奔向我幸福美满的未来!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