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头不看她的眼睛:没有,怎么可能破产。你别胡思乱想,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这下江芝芝哭得更大声了,一边哭还一边把所有她能想到的脏话都拿来骂宋黎枝。特别是第二天当我偷拿家里的金首饰被发现的时候,她质问我的声音都发着颤。

女儿五岁那年,我发现她跟我与妻子都没有血缘关系。妻子哭得肝肠寸断,质问我为什么在女儿出生的时候不看好她,害得她下落不明。怀着对妻女的愧疚,我一边寻找亲生女儿,一边任妻子予取予求。可我车祸身亡那天,妻子却抱着邻居的女儿,如释重负地笑了。“傻瓜,被掉包的是我的亲女儿,可不是你的亲女儿。”

点击阅读全文

因为我每次回家都一副丧气样,她问我我又强装欢笑说没事。次数多了,她看我的眼神也满是怀疑。

她给我助理打了电话询问,助理只说:“太太,最近公司麻烦挺多的,您别问,好好陪着沈总就行。”

时机差不多了,我在一天晚上,偷偷跑到书房打电话。

“阿才,你那边还有钱能借我吗?”

“对,还是上次跟你说的亏空。现在完全就是资不抵债,能想的办法我都想了,没用。这段时间我压力真的很大,有时都会莫名其妙控制不住脾气想要发火。”

“我也有想过离婚,把身上仅剩的钱都转给黎枝。但律师告诉我,如果我这样做有涉嫌恶意逃避债务的风险,到时转移的财产一样会被拿去抵债不说,还会让黎枝跟我一样背上债务。”

“对,我现在还瞒着她。反正离不离婚这钱都保不住,还不如不离婚让她陪我一起面对。我知道我这样是有些自私,但我相信她能理解我的……”

宋黎枝慌了。

特别是第二天当我偷拿家里的金首饰被发现的时候,她质问我的声音都发着颤。

“你是不是破产了?欠了多少钱?你说啊!”

我低头不看她的眼睛:“没有,怎么可能破产。你别胡思乱想,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我几乎落荒而逃。

身后传来宋黎枝几近奔溃的声音:“沈辞,你这个混蛋!”

11、

我这次在外面待了三天才回来。

宋黎枝没在家,但是隔壁江家传来了争吵声。是江芝芝在哭闹。

“你这个坏女人!我就知道你对我好是有目的的。这个包包是不是用我妈的抚养费买的?你还给我!”

原来是江清铭送了宋黎枝一个包包,被江芝芝看到了,她死活不让宋黎枝拿走。

我憋住笑,装出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你们在干嘛?你为什么要送我老婆包?”

江清铭跟宋黎枝还没反应过来,江芝芝已经大声嗷嗷:“她想当我妈呢!不要脸!我妈可是千金!你个黄脸婆也配!”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一刻觉得江芝芝这么可爱!

宋黎枝明显被气得不轻,上前钳制住江芝芝,打了她屁股两下。

这下江芝芝哭得更大声了,一边哭还一边把所有她能想到的脏话都拿来骂宋黎枝。

现场最淡定的反而是江清铭。

他走到我跟前,试图向我解释:“沈辞,你别误会。我跟黎枝没什么的,送她包包也是为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