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在很多年后,都时常出现在我梦里。靳明烨深深望进我的眼底,他眼中蕴含着的情绪漆深如墨。那一夜,靳明烨盯着我的眼睛。

「姐姐,这一世,成为人上人的人是我!」看着继妹抢先一步登上花轿,我就知道她也重生了。前世,我替她嫁给摄政王,她入宫后却被宫斗陷害而死。殊不知,看她被抬进摄政王府后,我扭头便入了宫。她不知道,摄政王其实有个心爱的白月光,等待她只会是三尺高楼被囚一生。三年后,我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太后。

点击阅读全文

他每天喝来续命的药。

心底的闷痛提醒我,要遂他的愿,要抓紧时间。

那一夜,靳明烨盯着我的眼睛。

他的声音那么苍凉。

他说。

“我没有时间了,我活不了多久了。”

他问我。

“你怕死吗?”

我笑了笑,回答他。

“不怕,但我想活着。”

靳明烨深深望进我的眼底,他眼中蕴含着的情绪漆深如墨。

“我这辈子,没做成过什么事,那就最后做一件吧。”

“做成以后,你便替我活着。”

12

一个月后,我被诊出有了身孕。

替我诊脉的太医很懂事,低声告诉我实情,又提高声音。

“娘娘只是脾胃不调,只要多加调养几日即可。”

我让青桃送了太医出去,坐在榻上发怔。

宫宴那日后,父亲果然和靳时寒开始走得很近,朝堂风向瞬变。

靳时寒的拥趸愈盛。

秦贵妃自从有了身孕,便消停很多,安心在寝宫养胎。

可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的身孕,是假的。

这,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靳明烨时常宿在我宫中,他常常凝望着虚空发呆,像一副早已失去灵魂的躯壳。

他按时服药,身体逐渐好了起来。

可我知道,他如今吃的药,只是在强行催化他仅剩的生机,让他看起来无碍。

他的身子,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我走近榻前,跪坐在榻边,握住他的手。

他轻轻地回握住我。

我们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听时间慢慢流淌。

静静地,等冬猎到来。

这一幕,在很多年后,都时常出现在我梦里。

醒后只余泪湿满襟。

13

冬猎前半个月,宫里发生了大事。

一位韩姓妃嫔触怒了秦贵妃,秦贵妃情绪过于激烈,导致滑胎。

我随着靳明烨去了贵妃宫中。

秦贵妃哀恸非常,不似作伪。

她像是一夜老了十岁,整个人都灰败无比。

靳明烨握着她的手,说爱妃要保重身体,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他眼眸半敛着,看不清楚情绪。

又几天后,摄政王府出了事。

倒是跟柳歆语无关。

陆嫣然给摄政王靳时寒留下一封诀别信,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