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妃和太后向来不对付,大家有目共睹。这下好了,看到梨儿的表情,登时便不管不顾地闹了起来。太后表情丝毫没变,稳如泰山,端的是庄严持重。

"全家抄斩后。我成了陆府的通房丫鬟。陆成安要我的那一天,告诉我:「待我封侯,就为你求恩典,娶你做侯府夫人!」我笑着咽下生死仇恨,说「好」后来,陆成安被封为安阳侯。我却在一夜之间成了全京城人唾骂的对象。人人骂我「贱人」、「插足感情」、「狐媚惑主」原因无他,我的夫君陆成安,他的“白月光”沈知嫣要嫁进来了。而我,只是一个“替身”而已。"

点击阅读全文

“好了!嫣儿,这毕竟是宫廷宴会,你去不合适,你乖乖在家待着,就这么定了!”

陆成安揉了揉眉心,看起来很是头疼。

我冷眼以对。

难得看着沈知嫣吃瘪,我心中却只泛起一丝小小的波澜。

陆成安看不到的地方,梨儿轻轻嗤了一声,翻了个白眼。

我知道这丫头是想为我出气。

沈知嫣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激,她本想不情不愿地咽下这口气。

这下好了,看到梨儿的表情,登时便不管不顾地闹了起来。

“你今天是不是铁了心的只带姜凝去?”

她紧盯着陆成安,非要问个清楚。

门外,不时有过路之人投来目光,眼看着进宫的时辰又快到了。

陆成安的耐心所剩无几,索性直接回了一句。

“是!”

“好,不用你带我去,我自己也能进宫,姜凝,你别得意,等着瞧!”

沈知嫣的话里带着哭腔,抹着眼泪便跑开了。

陆成安不住地唉声叹气,嘱咐侍女看好她。

等他回过神来想扶我上马车时,我早已先他一步坐了进去。

“阿凝,嫣儿她是无心的,你别跟她计较。”

马车上,他欲言又止,还是开口道。

“侯爷言重了,她再疯再闹,丢的也是你的面子,至于我的面子,早在你迎娶她当正妻当日,便已经丢了个干净。”

我冷哼一声。

不出所料,陆成安无言以对。

我默默拉开了和他的距离,看向窗外。

宫宴开始是在正午。

我没想到沈知嫣的办法,竟然是和李淑妃一起出现。

听说李淑妃前一日便外出礼佛了,今天正好回来。

想必沈知嫣是借此机会截住了她,而后跟着一起进了宫。

陆成安脸色也不太好看。

李淑妃和太后向来不对付,大家有目共睹。

两人斗了许多年,始终是太后更胜一筹。

我知道李淑妃是想利用沈知嫣为难我,进而让太后难堪。

陆成安同样清楚这一点。

沈知嫣卷入其中,根本不会讨到什么好处。

偏偏她为了和我对着干,仍是这么做了。

太后表情丝毫没变,稳如泰山,端的是庄严持重。

我和她对望一瞬,彼此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不自量力。

沈知嫣这个没脑子的,既然要上赶着丢人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