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在地上,双手双脚都被绑住,导致我无法动弹,于是我干脆躺下摆烂。以灵养花......5

我哥死在他七岁那年。为了获得无尽的福运,父母亲手将他勒死做成了神子。他全身长出细密的藤条,恶臭不断,可结出的果实不仅能带来好运,还能医治百病。全村人视若珍宝,甚至为了一颗果子自相残杀。但他们不知道,珍贵的不是这果子,而是养果子的这颗头。

点击阅读全文

临下地看着我,“这几天你就给我好好呆着,哪儿也不许去。”

为了防止我逃跑,娘还从外面锁上了门。

我看着孩童模样的哥哥,本该肆意奔跑的年龄,却被活生生炼成这般模样......

爹娘隔着门板在外面喊;“二丫头,你给我记住了,晚上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喊,不然我打死你!”

我躺在地上,双手双脚都被绑住,导致我无法动弹,于是我干脆躺下摆烂。

渐渐地,困意袭来,我闭上了眼睛。

梦里,一双手扼住了我的喉咙。

5

呼吸越来越困难......

我猛地惊醒,窒息感那样的真实。

刚刚那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冬天夜里,我的衣衫又被汗水浸湿,寒冷刺骨。

哥哥依然处于房屋正中间,头顶的花苞鲜艳夺目。

第二天早上娘把木桶递进来,监督我把混了血的蛆虫倒进哥哥喉咙里才离开。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哥哥脸上,苍白得不像正常人。

啊不,他早就死了,我眼前的不过是一具躯壳。

这是我第一次和哥哥单独相处这么久,看着和我血脉相连的亲人,心中悲恸四起。

我慢慢走上前,伸手抚摸上他脸庞。

冰凉的触感,视线上移,那朵鲜红的花苞艳丽夺目,仿佛对我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我渐渐失去神智,抬手就要摸上去。

“住手!”

小屋的门被人打开,刺眼的阳光夺门而入,我一时间睁不开眼,但涣散的意识也于此时慢慢回笼。

一个青年男子背光站在门口,看穿着打扮似乎是个道士。

“这位姑娘,千万别碰那花苞,否则你就会被这鬼煞夺舍!”

鬼煞?是在说我哥哥吗?

我疑惑地看向他,眼里满是不解。

更让我疑惑的是,这道士怎么进来的,我爹娘呢?

也许看出我有些警惕,他主动开口道:“我来给这里的人家看风水,算出他们身上都有邪祟,细问下,才知道他们都吃了你家的果子,所以我趁你爹娘都出门了,进来看看。”

“你刚才说我哥是鬼煞,这怎么回事?”

“我没看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十年前就死了,但他的魂魄却还被困在体内,被生生炼化成了邪祟,以灵养花,再吃掉花蕊,便可长生不老,永享福运,。”

以灵养花......

“那是人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