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就能回到最开始的时候,我就能重新追你了,是不是?我那时候只是反抗不了,我也不是贱,你别以为我会喜欢一个霸凌者,更何况还是霸凌我的伪君子。曦曦,如果把曾经我对你的伤害加倍还到我身上。

我喜欢的人,和人一起霸凌我。辱我,骂我,给我拍不雅照片。最后,我被喜欢的人亲手毁了容。比起身上的痛苦,我的心里更难受,我无法忍受黑暗,选择自我了结。却被犹如月光一样美好的人从地狱里带了出来。他怕我再次寻死,一直陪着我。他为了让我放下过去,去给我那被诬陷入狱的哥哥翻案。他亲手送走了霸凌我的人。我的世界就这样一点点被照亮。

点击阅读全文

也崩溃了。

他还是坚信林棠是对的,不顾形象的嘶吼着,“这不是真的,你们在撒谎,你们在骗我!”

直到林棠被判了刑抓进了监狱,陆哲才不得不相信这件事。

他报错了仇,误伤了无辜的我。

他忏悔的跪在我面前,

“楚曦,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信错了林棠,我不该凭林棠的片面之词伤害你。”

他痛苦的乞求我,

“楚曦,你骂我吧,怎么打我都行,只要你能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行,是我对不起你。”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行,那你滚得远远的。”

“看到你,我就会忍不住想起那些噩梦一样的时光。”

他却不愿意离开,只是一遍遍求我,让我给他机会,让我原谅他。

我冷笑着回他,

“我那时候只是反抗不了,我也不是贱,你别以为我会喜欢一个霸凌者,更何况还是霸凌我的伪君子。”

他神色黯淡,脸色煞白,犹豫了一会,似是下定了决心,

“曦曦,如果把曾经我对你的伤害加倍还到我身上。”

“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就能回到最开始的时候,我就能重新追你了,是不是?”

他不等我回答,利索的掏出那把匕首,塞到了我手里。

强硬的抓着我的手刺向了他的腹部。

鲜血流了出来,他好像感觉不到疼,反而笑着和我说,

“曦曦,你现在有没有一丁点的消气?”

他紧紧抓着我的手,我抽不回来,他还想再刺一刀。

我忍无可忍,“陆哲,你疯了吗?”

他确实疯了。

刀伤还没好,就开始像烫我的时候那么烫他,留下满身的伤疤,再拍给我看。

“曦曦,你的气消了吗?如果你觉得我哪里还做的不好,我可以继续。”

我不觉得解气,我只觉得他太偏执,像个疯子,令我害怕。

过了几天,我又听到了他的消息。

为了偿还我脸上的伤疤,他用刀划伤了他的脸,刀刃却划到了脖子上,住进了ICU。

我愣了一下,手打翻了茶杯。

柯景怕伤到我,抱着我往旁边挪,担心的问,“是不是又害怕了?”

“没有。”我有些唏嘘,“我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偏激。”

柯景轻嗤,“他罪有应得。”

9

我哥的案子终于翻案,林棠和冯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