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机忽然响了,是朋友打来的电话。柯大少爷,你到底有没有回国啊?从听说你回国到现在已经多久了,我连你半个人影都没看到,你到底什么时候出来聚聚?那边的人阴阳怪气的说,

我喜欢的人,和人一起霸凌我。辱我,骂我,给我拍不雅照片。最后,我被喜欢的人亲手毁了容。比起身上的痛苦,我的心里更难受,我无法忍受黑暗,选择自我了结。却被犹如月光一样美好的人从地狱里带了出来。他怕我再次寻死,一直陪着我。他为了让我放下过去,去给我那被诬陷入狱的哥哥翻案。他亲手送走了霸凌我的人。我的世界就这样一点点被照亮。

点击阅读全文

柯景无奈的笑笑,“哪有这么夸张。”

我憋着笑。

他手机忽然响了,是朋友打来的电话。

手机那头的人几乎是吼着说话的,

“柯大少爷,你到底有没有回国啊?从听说你回国到现在已经多久了,我连你半个人影都没看到,你到底什么时候出来聚聚?”

柯景先是看了我一眼,“不是我不来找你们聚,是我忙得脱不开身。”

那边的人阴阳怪气的说,

“哟,是因为藏了小金丝雀,所以才脱不开身吗?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今天是我生日!”

“你要是还不现身,我就找人把你家拆了!我还不信找不到你!”

柯景淡淡的回应,“生日快乐,我有空了再来。”

我不想因为我而拖住柯景,等他一挂电话,我就和他说,

“我这边没事,你先去给你朋友过生日吧,听上去他一直想找你聚聚。”

他犹豫片刻,略有无奈的说,“我不放心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我愣住了。

后知后觉的明白,这段时间他一直待在医院陪我,原来是担心我再次去寻死。

我眼眶一热,很感激他对我的照顾。

可我又禁不住想到,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寻死成功了,他得知消息后,会不会难过。

他小心翼翼的问我,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我朋友人都很不错。”

“你一直待在医院也太闷了,出去转转也有助于恢复。”

我本来不想接触外人。

可我分明看到了柯景眼中的期待,我就没有拒绝。

尽管我知道柯景家境很大,但到了宴会厅,看到那么多的富家子弟对他毕恭毕敬的样子,我才发现还是低估了他的身份。

只有一个人敢和柯景互怼,就是今天的寿星宣源。

从谈吐和态度看得出,他们两个关系很好。

宣源看了看我,正在犹豫要不要给我倒酒,柯景却拦住了,“她不喝酒。”

宣源其实没打算倒酒,但还是挑眉坏笑,“哟,这就护着啦?”

柯景一脚踹倒了宣源的椅子,“好好说话。”

宣源笑得合不拢嘴,“我只是随口一说,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我看着宣源的笑,总觉得他笑得不正经。

6

我去了趟洗手间。

在拐角处,遇到了一个喝高了的人。

眼看他要撞到我,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