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妈妈说没有。12我展开小肥手,摆着姿势。

同学聚会上,望着喝醉的祁扬,我偷偷凑了上去。  想着亲下他的脸颊,为我的暗恋做告别。  谁知祁扬突然转过头来,我碰到了他的唇…  隔天祁扬找上门,  “你亲我了?”  我否认。  他拉过我的手腕,上面一个清晰的月牙印记。  祁扬盯着我,最后低头有些不自在地说,  “主人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神祁扬,请问你有什么吩咐吗?”  我瞪大双眼,这都是什么情况?!

点击阅读全文

我也觉得脸上没光。

12

第二天,我感冒了。

然后又去了这所幼儿园。

“别画动物了,你画我吧。”

我展开小肥手,摆着姿势。

他看了我一眼,淡淡说了句,

“你鼻涕都没有擦,不好看。”

小孩子最真挚的表达方式。

我哇哇大哭。

放学的时候,小祁扬默默递来一张画纸。

嗯,流着鼻涕的我真丑。

第三天,祁扬也流了鼻涕。

我被我妈戴上了口罩,与他在一个教室里。

“对不起,传染你了。”

他摇摇头。

我凑近他,一脸天真地说,

“我们学校的同学说,她妈妈感冒了,然后传染给她爸爸了。”

“我问她为什么会传染,她说因为爸爸和妈妈亲嘴巴了。”

“我们又没亲嘴巴,你怎么会被我传染呢?”

祁扬这次不画画了,他幽深的瞳孔盯着我,

“你不能亲我。”

“谁说要亲你了!”

我脸红起来,又觉得不服,

“我就要亲你,反正你都被我传染了!”

祁扬被他家的私人医生接走了…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他,也忘了他了。

有时候我记性也不是很好。

高一再次见到他,哪里还能想到他是当年那个小孩?

13

说实话我真是非常专一。

同时看上他两次。

只是他明明喜欢我还这么折磨我是吧?

好,解除印记我就不信只有这一个办法!

我问祁扬妈妈还有别的解除印记的方法吗?

他妈妈说没有。

哦,好吧,那我就不那么硬气了。

祁扬回国的那天,我约他在咖啡馆见面。

我戴着墨镜酷酷地说,

“试一下吧,我感觉已经对你心如止水了。”

祁扬幽幽地看了我一眼,嗯了一声。

嗯?

你还敢嗯?

让我不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能先不喜欢我!

做不到是吧?

因为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生气的我直接拉过他的西装领带,碰了一下他的唇瓣。

呜…好软。

祁扬愣怔了一秒,他静静地看着我。

我看着印记。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