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陆陆续续下了十多天的药,终于有一次,晚饭实在太过于丰盛,张保才没忍住,喝了两杯小酒。张保才被抬上了救护车,一到医院,直接就进了ICU抢救。果然就是脑出血,一上来就开颅手术,韩青雨一边签着厚厚的手术单,一边哭。

我爹脑出血,做了二十多个小时的手术才捡回一条命。接回家的时候,医生千叮万嘱说这段时间一定要保持情绪平和愉快,千万不能激动。 我每天早上八点钟给他准时送来早饭,晚上擦身服侍,事无巨细。 这大孝子啊,我只当了三天。

点击阅读全文

6点多,是最高点。

下午6点多,正好就是刚刚吃过晚饭的时间。

我陆陆续续下了十多天的药,终于有一次,晚饭实在太过于丰盛,张保才没忍住,喝了两杯小酒。

吃饱喝足后我赶紧就起身把碗筷,连同煮饭的电饭煲给洗了,销毁一切可能的证据。

随后张保才起身去上洗手间,就听见“噗嗵”一声,韩青雨连忙过去看,随后就听见她大喊:“张楚,快来帮忙扶一下,他摔倒了!”

我跟进去,果然见张保才呕出了一大堆秽物,弄得胸口和地面到处都是。

他口角歪斜,四肢僵硬,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第十六章 16

我当真帮着韩青雨先把他扶起来了,然后搬运到了卧室的床上。

呵,她真是没常识,脑出血的病人不能搬动,会加重出血症状。

当然,这话我也没说出来,我也假装不知道,我巴不得张保才直接嘎呢!

韩青雨整个人都慌了,带着哭腔问我:“怎么办,张楚,我刚才就说了叫他别喝酒别喝酒,现在可怎么办才好啊?”

还能怎么办?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然后假装着急。

“那快打120吧!”

韩青雨才如梦初醒:“哦,对,对,打120,我这就打!”

其实家里有车的情况下,直接把患者送往医院是更迅速更能争取时间的方式,不过嘛,韩青雨年轻,大学都没读过,常识有点欠缺,加上慌乱,更是不知所措。

一般人都知道家里有病人可以打120,那就让她在家等着救护车从医院赶来,再到家里来接张保才吧!

这又刚好是赶上下班晚高峰的时间点,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救护车才赶到。

张保才被抬上了救护车,一到医院,直接就进了ICU抢救。

果然就是脑出血,一上来就开颅手术,韩青雨一边签着厚厚的手术单,一边哭。

我避着嫌,跟她没有半点多余的接触,也没安慰她。

因为发病前他刚吃完饭,吃得一点都不清淡,还喝了酒,他本来就有高血压病史,病因就显得很明确,医生根本就没有做更详细的化验,自然也就不可能有人怀疑到我头上来。

再过几个小时,等药物在体内彻底代谢完毕,就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了!

手术做了足足十七个小时,我也在医院里做足了大孝子的模样,跑前跑后,一整夜都没合眼。

手术过后,看着张保才浑身都插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