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衣服,都不跟我们的一起混洗,他在自己卧室的私人卫生间里装了一台洗烘一体机,衣服洗完直接烘干入柜,绝不给我碰触的机会。这叫我怎么甘心!但凡我性格冲动一点,恨足了我爸妈,或者太想离开这个家,就得着了他的道!

我爹脑出血,做了二十多个小时的手术才捡回一条命。接回家的时候,医生千叮万嘱说这段时间一定要保持情绪平和愉快,千万不能激动。 我每天早上八点钟给他准时送来早饭,晚上擦身服侍,事无巨细。 这大孝子啊,我只当了三天。

点击阅读全文

我特意去查询了当年那场旅游大巴车祸的新闻报道。

当时车上一共有八人丧生,还有三个重伤,五个轻伤。除了我全家以外,还有那么多无辜的人,他们都有妻儿家小!

如果真是张保才为了利益而精心策划的谋杀,那得有多丧心病狂,有多不把人命当回事啊!

可惜,这事没有证据,人家司机酒醒后一口咬定是自己瞎编出来吹牛逼的,警方当时也是以意外事故结的案。

再加上这事年头久远,眼看着也都要过二十年追诉期了,没法重启调查。

私家侦探还帮我查到,张保才给我买了高额的保险,受益人是他。

要是我出了什么意外,他又能从我身上踏踏实实地捞上一大笔!

我心里恨啊!

原本是一个幸福又富足的家庭,被这个恶魔给弄得家破人亡,他甚至无时不刻都想毁掉我的一生!

难怪他一直抹黑我爸妈,又这么急着想要逼我离开这个家,还想骗我公证声明,这笔遗产真是足够丰厚!

但凡我性格冲动一点,恨足了我爸妈,或者太想离开这个家,就得着了他的道!

距离我三十岁,还有七年。

眼睁睁地看着他再享受七年的好日子,等到了那天,再跟他走法律程序,让他以抚养我劳苦功高的理由,把我爸妈留下的财产分一大半去吗?

这叫我怎么甘心!

我不能离开家,不仅不能离开,我还得想个办法,给我爸妈和爷爷奶奶报仇,叫张保才付出代价!

第十四章 14

我不知道是不是张保才发现了什么,当我再回到这个家来生活的时候,他时时刻刻都对我充满了戒心。

他的水杯,只要离开了他自己的视线,哪怕是几秒钟,他都得重新仔细清洗过才使用。

家里的饭菜,只要我自己不下口,他就绝不会先动筷子。

就连衣服,都不跟我们的一起混洗,他在自己卧室的私人卫生间里装了一台洗烘一体机,衣服洗完直接烘干入柜,绝不给我碰触的机会。

他还把家里的房间都换了锁,他自己的卧室用上了高级密码锁,平时只要他一离开卧室,门就会锁得严严实实的!

张保才可真是惜命,他无比希望我去坐牢,但他绝不希望我坐牢的原因是杀了他。

我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手,可真是难如登天!

每天眼睁睁地看着他跟韩青雨两个人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卿卿我我的,我却什么都没做成,我的内心陷入了一种焦虑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