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琴再次拿起那把小刀走过来。刁琴一眼就看穿我。我瞪她一眼。

"我在学校受尽欺辱。原本有好成绩的我,成绩下降,心情抑郁,未来一片黑暗。曾经在脑海中幻想过无数次,如果有一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会怎样报复霸凌欺辱我的的那个校霸头子。却唯独没有想过,我死后,有一天会重生成他的后妈。我看着欺凌者,露出笑容。准备好了么?乖儿子……"

点击阅读全文

低头看着一个黑色小本子,嘴里像是在念着咒语。

念了一会儿,便拿起一把小刀向我走过来。

“老巫婆,你又要干什么?”

我看着她手里明晃晃的小刀,心里一阵胆战心惊。

这是要取血啊!

眼看她一步步走到面前,我忽然用力地向她撞去。

“哗啦”一声,她被我撞倒在身后的矮桌上,发生一声闷哼。

地上的几根蜡烛连带着被她踩灭。

这一下似是把她彻底惹急了。

“沈嘉,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来人啊!抓住她的手脚,不能让她动弹一下。”

刚才出去的两人又进来,一人一边按住我。

刁琴再次拿起那把小刀走过来。

“救命啊!救命啊!”

我大叫几声,倒让他们都愣住了。

怎么回事?

当我停下来时,才发现是外面响起一阵熟悉的声音。

是警车的报警声。

警察来了!

“我就说你今天练不成吧。”

“警察来了,你们还不跑,等着被抓吗?”

我看着面前的三人。

下一秒,两个壮汉就忙不迭地往外跑去。

警车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刁琴走到门口看了一眼后,又走回来问我。

“你什么时候报的警?”

我瞪她一眼。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纠结这个问题,还不跑吗?”

没想到她又拿起小刀,吓得我准备再次撞她。

谁知她低下头,用小刀将绑在椅子上的绳子割开。

这是幡然醒悟了?

当绳子都割断时,她立即拿着小刀靠近我脖子,逼着我往楼上去。

“不上楼我就让你血溅当场!”

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上走,身上还贴着符纸。

估计警察叔叔们看到都会懵逼。

往上走的过程中,楼下传来了各种撞门的声音。

警察应该已经上楼了。

这是一栋五层的楼房。

她这是要干什么?

“你自首吧!”

“以你现在所犯的罪行,进去很快就能出来的。”

来到五楼的天台上,我开口劝导。

“闭嘴!你是害怕我把你推下去吧。”

刁琴一眼就看穿我。

这可是五楼,摔下去会死的。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