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她运气不错,当晚就清醒了过来,人还虚弱着,却非要坚持去看已经搬进冷宫的表妹。他凶狠地瞪着我,却说不出一句话,而柳钰,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哀家都听到了,这个女人包藏祸心,你还不准备处置她么?

"我是统领六宫的皇后,我被推下池塘溺毙的时候,死对头林贵妃竟然陪着我一起跳了下来……  然后我们双双重生,她低下头,不敢看我。  我犹豫了半晌,开口:“贵妃是对我因恨生爱么?”"

点击阅读全文

到什么地步。

他凶狠地瞪着我,却说不出一句话,而柳钰,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

整个寝殿,诡异地安静下来,我在等狗皇帝做决断,而他们再想对策。

“皇儿……”

身后传来太后巍巍战战地声音,她虚弱地抬起手,指着柳钰。

“哀家都听到了,这个女人包藏祸心,你还不准备处置她么?”

我以为太后早就撑不住昏睡过去,没想到她竟然一直闭着眼睛在听,有她出马,我自然省心。

“你还护着她,当初我就不该同意她进宫,祸乱宫闱,她早就该被乱棍打死!”

“你今天若是不处置她,你我母子情分就到此为止!”

话都说道这份上了,李乾还能怎么挣扎,他退后几步,和柳钰隔开。

然后他转过头,不再看柳钰的脸。

“柳婕妤蓄意下毒,迫害太后、贵妃,褫夺封号,打入冷宫,听候发落。”

“宫婢夏桃,杖责五十,罚入掖幽亭。”

被太后逼迫至此,都还不肯赐死,先打入冷宫,待日后再寻机会接出来么?

太后显然也被他的处罚气到了。

“好啊好啊,你是舍不得这个贱妇啊!”

说完这最后一句,太后彻底晕厥过去。

场面一片混乱,我看见李乾松了口气,遣着人赶紧先将柳钰带走。

这如意算盘打得真响,可惜啊,你自身都难保了,哪里还能保得住一个冷宫里的女人呢。

屋内已经没有人注意我,我长舒一口气,总算没有辜负了林如兰的嘱托。

我很想去看看她好不好,但是我不能,对李乾的防备,一刻都不能松懈。

所幸她运气不错,当晚就清醒了过来,人还虚弱着,却非要坚持去看已经搬进冷宫的表妹。

我懂她,她只是想要一个答案,一个让她真心错付的答案。

“你猜她说什么?”

彼时林如兰已经大好,也如愿以偿地抱养了柳钰的女儿,我打着探望公主的幌子来找她聊天。

“她说她所做的一切都怪我太优秀,做什么都比她做得好。”

“她就看不惯我春风得意的样子,所以她学人精一样地模仿我。”

“我嫁给皇帝,她也要入宫,还要坐得比我高,走得比我远。”

“哦,她还说我抢走了她阿爷对她的爱。”

“天地良心,小时候舅舅只带我出门游历,是因为他的儿女们都吃不了苦,不愿意去。”<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