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乾一边安抚她一边斥责我。我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本宫若大事能成,必当重用他。老头年纪虽然大了,动作倒利索,不肖一刻钟的时间,就验好了。

"我是统领六宫的皇后,我被推下池塘溺毙的时候,死对头林贵妃竟然陪着我一起跳了下来……  然后我们双双重生,她低下头,不敢看我。  我犹豫了半晌,开口:“贵妃是对我因恨生爱么?”"

点击阅读全文

李乾当即过来帮忙,他一把推开我,大声呵斥。

“皇后,你是疯了么?”

柳钰缩在他怀中,娇娇弱弱地开口。

“娘娘若是怀疑妾将毒物藏在了身上,尽管叫迎春来搜。”

既然她开口了,迎春自然不客气,在我的默许下,她将柳钰带至屏风后。

仔细摸遍了她全身,甚至连内衣鞋袜都没放过,还是一无所获。

丝帕之下,是柳钰掩饰不住地得意。

她又重新扑进李乾的怀中哭诉。

“圣上,妾今天平白受了冤屈,您可要替我做主。”

李乾一边安抚她一边斥责我。

“皇后,你闹够了没有,身你也搜过了,钰儿的位份虽远低于你,也不是让你这样折辱的。”

我盯着这对狗男女,幽幽地开口。

“我说在她身上,有说在衣服里么?”

说完,我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抄起桌上用来剪烛芯的剪子,迅速剪断柳钰的一片指甲递给张院判。

“你把指甲上的寇丹刮下来,再验!”

这回柳钰慌了神,脸上那哀泣的表情也装不下去了,死死地盯着张院判。

老头年纪虽然大了,动作倒利索,不肖一刻钟的时间,就验好了。

“圣上、娘娘,婕妤指甲的寇丹中,有大量砒霜。”

我故作惊讶地转身面向那对狗男女。

“柳婕妤,本宫竟不知,原来这寇丹中也有砒霜的么?”

这两个还没来得及开口,张院判倒是先插嘴。

“据臣所知,这世上并无任何一种寇丹是由砒霜制成的。”

我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本宫若大事能成,必当重用他。

“贵妃给自己下毒,把自己毒到昏迷,那你手上的砒霜又是为了毒谁?”

柳钰在我凌厉的视线下,已乱了方寸,支支吾吾地给不出一句解释。

“本宫早该知道的,像你这样不择手段都要入宫的女人,能作出什么好事呢?”

一提到当年叠翠亭的事,柳钰的脸色又白了几分,李乾终究还是抵不过心疼,替她辩驳。

“皇后,注意你的身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呵,”我冷笑一声,“圣上,事已至此,您还是要包庇她么?”

“还是说,您情愿相信贵妃自己给自己下毒,也不相信指甲藏毒的女人心怀叵测?”

我就是要把他的话头都堵死,我就是要看一看,这狗皇帝能无耻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