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搜一搜又何妨呢?贵妃昏迷不醒,太后也虚弱着,总要尽快给他们一个交代。朕相信柳婕妤,又有何可怕的!你……

"我是统领六宫的皇后,我被推下池塘溺毙的时候,死对头林贵妃竟然陪着我一起跳了下来……  然后我们双双重生,她低下头,不敢看我。  我犹豫了半晌,开口:“贵妃是对我因恨生爱么?”"

点击阅读全文

圣上、娘娘,毒是下在贵妃所带来的白糖糕中,太后吃得少,所以无大碍,贵妃吃得多了些,已经用药催过吐了,臣已经命人时刻关注贵妃情况了。”

我的一颗心还是悬着,林如兰是在太后这里中毒的,现在还躺在寝殿中。

我很想去看看她,但是那天的对话如犹在耳,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这是我答应她的。

“这白糖糕是何人经手,缘何会被下毒?”

“回娘娘,贵妃身边的宫婢说,这白糖糕是柳婕妤亲手做的。”

我侧目瞥了一眼李乾,果然看见他变了脸色,想说点什么,到底还是忍住了。

“迎春,遣人将柳婕妤叫过来,另外派人将婕妤寝宫仔细搜一搜。”

迎春领了我的命令,转身要走,却被皇帝叫住了。

“皇后,你都还没问婕妤呢,就直接搜她住处,怕是不太好吧。”

这就开始护上了,可惜这一套对我无用。

“圣上,搜过了,什么都没有就能还婕妤清白,您怕什么呢?”

我直勾勾地盯着他,微微勾起的唇角,隐藏着我的挑衅。

“朕相信柳婕妤,又有何可怕的!”

上钩了呢。

“那搜一搜又何妨呢?贵妃昏迷不醒,太后也虚弱着,总要尽快给他们一个交代。”

“你……”

这是我第一次当众如此不给他颜面,都是他自找的。

“或者,我去问问太后的意思呢?”

这一句就是我赤骒骒地在威胁,他哽住了,眼看着迎春跑了出去。

我才不管他对我的猜疑会不会多一些,直接走到太后榻边。

“母后,我已经派人将做白糖糕的人带过来了,待会当着您的面问。”

太后没说话,只点了点头,皇帝没想到我一点后路都不给他留。

当着太后的面,我倒要看看他准备怎么维护他的心头肉。

柳钰过来的很快,刚一进门,就是一脸无辜的小 白兔模样,还挺能装。

“圣上、娘娘,不知这么急着叫妾过来,所为何事?”

我是个有耐心的猎人,她演戏,我就陪下去。

“你今日,是不是亲手做了白糖糕,送给了贵妃。”

小 白兔佯装懵懂般点了点头:“是啊,姐姐很爱吃白糖糕,妾想着就快要搬走了,所以就亲手给姐姐做了。”

入宫将近一年,她倒是比当初在御花园的时候,长进了不少。

“张院判从你做的白糖糕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