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婕妤说,她就要搬去自己的寝宫了,以后想下手就不容易了。我听完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只觉得莫名其妙,林如兰是做了什么刺激到柳钰了么?迎春进来,打断了我们正准备构建的宏图,我们交换了眼神,她默契地掀开卷帘,躲进了内殿。

"我是统领六宫的皇后,我被推下池塘溺毙的时候,死对头林贵妃竟然陪着我一起跳了下来……  然后我们双双重生,她低下头,不敢看我。  我犹豫了半晌,开口:“贵妃是对我因恨生爱么?”"

点击阅读全文

当然想,”她毫不犹豫地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可惜我再没有那个机会了。”

“如果我给你呢?”

我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她几乎要被这热度灼伤。

“你……是我想的那样么?”

我点头回应,她突然笑了。

“皇后啊皇后,你还真是疯,好好好,要疯我们一起疯!”

“娘娘,夏桃过来了。”

迎春进来,打断了我们正准备构建的宏图,我们交换了眼神,她默契地掀开卷帘,躲进了内殿。

我的贴身宫婢迎春,我观察了她几个月,在确认她没有被李乾收买过后,她便成了我的心腹。

“带进来吧。”

这段时间,夏桃断断续续会传递一些消息过来,大部分都是柳婕妤是怎么在背地里骂贵妃的很。

听得多了,我都快能背下来了,我私下里也威胁过她,如果再是这些不疼不痒的消息,那她兄长我也保不了了。

想来今天她来,应当是带着有用的东西了。

“娘娘,柳婕妤遣人在宫外捎了毒药回来,准备向贵妃下手了。”

我听完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只觉得莫名其妙,林如兰是做了什么刺激到柳钰了么?

“知道她想要下手的原因么?”

夏桃在我的“暗示”下,其实我没有,分明是她自己领会的,时常挑拨姐妹二人的关系。

时间长了,以柳钰那愚蠢劲儿,上头生气也正常,怎么就突然发展到要直接下毒了。

说起原因,夏桃的神色都颇为尴尬。

“呃,婕妤说,她就要搬去自己的寝宫了,以后想下手就不容易了。”

我懂她为何尴尬了,这么蠢的想法,是如何从柳钰的脑子里生出的?

“她还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贵妃中毒,同一个宫里的她肯定最先被怀疑,所以嫌疑最小。”

我揉了揉太阳穴,冲着夏桃摆了摆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再有情况,及时来报。”

林如兰走了出来,一声嗤笑。

“我这个表妹,愚蠢至此,大概也是仗着有人护着她。”

柳钰这招虽又蠢又险,成功的概率却高。

一旦得手,有李乾护着,谁会查到,谁又敢查到她那儿去。

“我竟不知她恨我至此,就算有夏桃挑拨,也不至于要了我的命吧。”

我轻轻捏了捏她的肩膀,开口安慰。

“她这样,你也就不用心软了,你准备怎么办?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