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她!牢六目呲欲裂的跟牢四对峙,额角青筋暴起。牢四突然大笑了起来,这就害怕了?人类果然一无是处,我一根手指就能碾碎的蚂蚁,凭什么主宰我们?若不是立场不对,我都想为它们加油了,怎一个身残志坚得了!

好消息,我穿越了,并且得到了一个花美男。 坏消息,这是魔法世界,别人玩技能,我玩男人? 不!这不是重点,我们两个小菜鸡该如何活下去? 男人没有一点弱鸡的自觉,“主人,我很强!” 救命!这特么什么新型play!

点击阅读全文

做不到……

第7章 7

“叮,选中魔法牌,毛手毛脚。”

耀眼的金光闪烁,前方的魔兽突然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

若你以为这是什么了不得的必杀技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魔兽是被自己的腿毛绊倒的!

魔兽的四肢突然长出了许多黑色毛毛,并且拖到了地上,魔兽速度太快,不小心踩到黑毛,长嘶着砸在身旁的魔兽身上。

跟葫芦娃救爷爷似的,一个接一个的倒,然后又强撑着站起来,没跑几步,又摔得四脚朝天。

若不是立场不对,我都想为它们加油了,怎一个身残志坚得了!

我理了理凌乱的发丝,“能杀它们取内丹吗?”

牢六点了点头,再次让我选中一张魔法牌。

“叮,选中魔法牌,糖衣炮弹。”

熟悉的金光闪烁,魔法牌变成了一架糖果做的大炮,轻轻一拍就能发射,还不用点火呢!

我把大炮对准一只魔兽,“轰”的一声,魔兽被炸得稀碎。

哟西!

我一连发射了二十多个炮弹,魔兽死了大片,剩余的一溜烟跑没影了。

我伸长脖子眺望,确定前方没有了魔兽,连忙跑过去找内丹。

然而,我刚走没几步,牢六暴怒的声音猛然响起,“牢四!”

不等我反应过来,眼前突然一花,回过神来时,我居然落在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手里!

能力者!

“放开她!”牢六目呲欲裂的跟牢四对峙,额角青筋暴起。

“玩得开心吗?”他没有理会牢六,而是笑眯眯的问我,掐着我脖颈的手犹如铁钳。

我连忙摇头,“不开心!可伤心了,是我有眼无珠,没有认出这些魔兽是大爷您的宠物,您等等,我去给您找几百只一模一样的回来!”

“你这个人类,油嘴滑舌,我是拔了你的舌头,还是敲碎你的牙呢?”

我打了个激灵,“开玩笑的吧?”

“你说呢?”牢四声音很轻,配上那一双笑眼,怎么看怎么诡异。

我额头晰出了薄汗。

牢四突然大笑了起来,“这就害怕了?人类果然一无是处,我一根手指就能碾碎的蚂蚁,凭什么主宰我们?”

他话里的鄙夷太过浓厚,仿佛高高在上的神,施舍似的用眼角斜睨着我。

我垂眸看了一眼他掐着我脖颈的手,由衷问:“你是不是不识数?这明明是五根手指。”

牢四嘴角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