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我妈非要给我做药流的原因之一。上一世我的灵魂体还没彻底消散前,我听见徐婉婉对我妈说她怀孕了。所幸她的贪心没让我失望,怀着孕还能和何洛做双人运动。

订婚当天,我的姐夫突然成了我的“爸爸”。表姐给男友爸爸当小三,我妈却逼我打掉孩子和男友分手。“你找阿猫阿狗都行,婉婉没爹没妈的,好不容易傍个大款,你别眼馋!”我不肯,她就偷偷给我下药做药流。我一尸两命,重生到了订婚当天。面对男友妈妈发愁侄子还没找对象时,我极力向她推荐表姐。

点击阅读全文

出来一句:

“要是没有他就好了,这糟老头子!”

我也不急,有条不紊地备婚。

直到林家俊给我打来那个电话。

“成雅,洛哥说你表姐怀孕了!”

我悠闲地剪着指甲,“那是好事啊,我们这两对喜事可以一起办了。”

“不是......”

林家俊支支吾吾半天憋出一句,“洛哥说孩子不是他的!”

9、

我在电话那头差点没笑出声。

这一天终于是到了。

上一世我的灵魂体还没彻底消散前,我听见徐婉婉对我妈说她怀孕了。

这也是我妈非要给我做药流的原因之一。

她见不得徐婉婉受一点伤害,却能狠下心给我下药。

我把徐婉婉介绍给何洛,就是赌她有没有胆子两头骗。

所幸她的贪心没让我失望,怀着孕还能和何洛做双人运动。

可惜何洛不是冤大头。

他浪荡情场这么多年,睡过的女人如过江之鲫,却没栽过跟头。

因为他会记得他和每一个女人睡过的日期,甚至还会推算排卵期。

徐婉婉想把林伟豪的种栽在何洛头上,真是猴儿戳蜂包——自讨苦吃。

我佯装受不了打击,要缓缓。

让林家俊先把事情瞒下来,也让何洛先别把实话告诉徐婉婉。

婚礼彩排的前一天晚上,徐婉婉找上我。

她很烦躁,说自己怀了何洛的孩子,可何洛并不高兴,还不肯再见面了。

我惊讶,我无助,我嘤嘤嘤,就是说不出来一个有用的办法。

徐婉婉不耐烦了。

“陆成雅,舅妈说何洛可是你非要介绍给我的,现在我们俩出问题了,你不负责舅妈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她一贯对我趾高气昂的嘴脸终究是藏不住了。

从前她就爱用我妈威胁我为她做这做那。

为了那一点微不足道的母爱,我次次妥协。

我做好了她就跟我妈说两句好话,我妈才给我点好脸看;

做不好,可怜兮兮地说反话是她的绝招,等待我的将会是我妈劈头盖脸的几顿骂。

我依旧装得唯唯诺诺。

“那我去和家俊打听打听情况吧,明天家俊爸爸可能没空到不了,但何洛表哥是能到的,我给你们制造机会,你们俩再好好说一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