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让我别忘了,我只有公司30%的股权,这家公司还是姓林。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掌管林氏旗下的公司,原来是小三的女儿。他表情变得不耐烦,眉头皱了起来:滚,不卖!

风禾尽起

点击阅读全文

ow了,穿着几百块的淘宝货就要找人拍电影。

这次我特地穿上大舅帮我买的衣服来撑场面。

“我不是来修车的。”

他表情变得不耐烦,眉头皱了起来:“滚,不卖!”

以他这个条件,找他签约的经纪公司应该不少。

“我还没说价格,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我的出价可能没别人高,但如果这次合作效果好,对你后续的发展会有很大帮助。”

他将毛巾搭在肩膀上,轻蔑地笑了:“哟,还来了个专业的,你能给多少?”

“我们的预算是50万,你嫌低的话,也可以商量。”

我看他一脸地难以置信,便抢先开口了:“70呢,也不行吗?100?再高......”

他抽出了口袋里的扳手起子,“哐当”几个响声后,工具躺在了地上。

“那快点结束。”

我不解地看着他,他解开了裤子的纽扣,正要拉下拉链。

我立马转过身去,“我们是正规电影公司,还请你自重。”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最终我在他的手机上输下了我的号码,让他考虑好后通知我。

他没有用手机壳,屏幕上有几道裂缝。

顶端的英文字母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组合。

14

江起说过网络上的声音都是狗吠,越当真他们叫得越欢。

这个人不可能是他。

录音的事,我给林紫溪发了律师函告她诽谤,侵犯名誉权。

林正平让我撤诉。

他说都是一家人,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闹这么难看。

我只回了他一句:“我姓沈。”

爷爷让我别忘了,我只有公司30%的股权,这家公司还是姓“林”。

但他不知道,二伯投资房地产失败,我以高价买了他手上10%的股份。

我现在持有的股份与他相同。

这些年,董事会里基本都已经是我的人。

我看他年纪大了,不想刺激他,他这个董事长还能不能做,就是我一念之间的事罢了。

我坚持上诉,没过几天,网上又出现了我是林家私生女的传闻。

我的评论区:

“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掌管林氏旗下的公司,原来是小三的女儿。”

“见不得人的私生女,竟然敢对正牌千金拽成那样,这么没皮没脸,也是没谁了。”

“磕她和黎泽是我的互联网

点击阅读全文